北京下雨了

帝都向来以干燥闻名于世,今天却一大早就憋屈着灰蒙蒙的脸,开始还只是飘些雨星,后来竟炫耀起哭丧的脸来。

中午在南站看着她进了检票口,便逃回了好几天没有临幸的实验室,下午看了看开放课的视频,也没干啥正事。

晚饭时看着昏黄的空气,便收拾收拾回来了,又去吃了一趟驴肉火烧,在这个前几天两个人吃了将近一斤驴肉的地方。

骑着车冲回了大运村,修车师傅回家了,工具锁在柜子里,索性徒手把后座上的坐垫拆掉了,虽然安上没几天,但它的主人已经走了。

把Twitter的抱枕外套和围巾都洗了,大概收拾了一下,又捞出了好多记忆,突然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从外面回来的舍友说雨下大了。

帝都竟然下雨了。

2 thoughts on “北京下雨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