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小记

从固安的车队集训,到韩国的亚洲大学生公路自行车锦标赛,再到北大车协2015暑期远征,这个夏天是属于骑行的。虽然集训并不是那么辛苦,比赛的成绩也不好,暑期骑的也没那么酣畅淋漓,但总计近1500公里的骑行还算是一个比较满意的答卷。这些行程都被码表记录着,是这个暑期的证明,也是对过去一年的了断。

应该说这一年的精力主要都耗费在了学校的事情上,因为私自出去实习跟所里领导闹翻了,当然我没有任何闹的权利,完全是被动挨打被整得境地。从学院就业办、学工办、教务处的老师,到负责学生工作和负责教务的领导、再到研究生院培养办和学校学工部的老师,除了校办和校长,我几乎认识了所有开除我的流程需要经过的老师,而这些人我从来没有想象过自己这个屁大点的小人物,能在P大这种精英圈子里有机会认识。

我曾经试图去求过我曾经的导师,让他帮我求求情,求所里的领导网开我一面,但是他也表示无能为力。我不想去纠结他是无情还是有难言之隐,我一向倾向于将一个人当作好人来看待,但这并不妨碍我做最坏的打算。所里据说有很多黑政治,或许也是因为这件事的缘故,我主动或被动的听到了一些这啊那的。有人说我是这些权力斗争的牺牲品之一,但是我更愿意相信这是我自己选择的一条属于我自己的路。

其实我也明白,只要换了一个人,只要不是我这样的犟脾气,事情也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但是没办法,这就是我的选择。幸亏在我最艰难的时刻,总有贵人出现帮助我渡过难关。学院、学校的老师和领导,MSRA的mentor和小伙伴们,车协的小朋友们,还有所有关注着我朋友们,或许你们中的一些人并不知道我因为这件事备受折磨,但是你们的有意无意的关心和无形之中的陪伴却恰恰是我坚持下去的动力。你们的好我都记得,有生之年有机会我定当涌泉相报。

我曾经亲手拿到了校长办公室签发的开除学籍的通知,历经申诉的种种流程最终改变了这个结果,这甚至超出了我自己的预计,虽然依然背着一个记入档案的处分,但毕竟可以继续以合法的身份待在这个园子里。换到了别的所、换了导师,延期一年以完成一个全新的毕设课题。这几乎是我曾经设想过的留下来的最好的结果了,然而我真的赢了么?我是否真的应该留下来呢?又有谁对我经受的那些煎熬负责?这个学位对我究竟有多重要?这延期的一年对我来说又是否值得?我不知道答案,也不想知道,因为它们并不能改变什么。

这一年没有了实验室的束缚,正好可以好好规划一下自己的时间。运动和旅行成了主要主题,骑车、跑步、游泳,车协冬训全勤,坚持锻炼也让体重减轻了不少,寒假的环海南岛骑行、深圳香港游玩、从上海骑回家,到这学期去内蒙古转悠一圈,然后是韩国的比赛,兰州到成都的暑期远征,重庆的吃香喝辣,在地图上点亮了不少之前从未去过的地方。有了大把的时间,也正好可以看一些以前没工夫看的书,有啊没的接点项目,写点自己的代码。没有了压力,恰好延续了在苏黎世养成的帝国主义腐败作风,也算没有白活吧。

当然,还有两件很重要的事情,一件是祖母的过世,2015年06年18日,我不会忘记这一天,那时我已经从帝都赶到了南京正准备换乘大巴回去,但是却在上车时收到了奶奶已经过世的消息。我想这个遗憾是永远没法弥补的,更多的话在之前的文字里差不多都说了就不赘述了。第二件事是ex考上P大的研究生了,当我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就知道是自己被狠狠打了一巴掌,我也很高兴当初终究没有看错这个人,只是缘分这东西没法强求。后来在学校里也时不时会偶遇,几天前还在图书馆遇到了,试图坐下来聊一聊,但并不是很愉快,毕竟自己造的孽。

这几次回家都不是很愉快,可能是离开家太久的缘故,很多家里看不惯的东西再加上自己急躁的脾气,回去的时间一长就难免会产生冲突。想当初为什么急于离开家,也是为了眼不见心不烦,减少可能的冲突吧。现在两个对我都很重要的女人也都不在了,离开了或者分开了,对那个家也更没有什么眷念了。我这个人吧,不近人情世故的地方太多,可能是吃的亏还不够多,辛苦了周围包容我的朋友们了。

回来了呢,也终于该收收心了,其实在暑假之前就已经进新的实验室了,我当时还担心会因此错过暑期,但是不得不感谢新导师,或许这些事情对于您而言只是简单的一个决定,但是对于我的意义要远远不止这些。

接下来就要迎接找工作的面试潮了,该好好准备了。

6 thoughts on “暑期小记”

  1. 上次在学校看见你走的很匆忙。没有打招呼。现在看到那件事最后的结果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糟,很为你高兴。曾经的同学。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