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习惯的,不习惯的……

又是离别时,无法抑制的兴奋。人家都说,刚到异地才会兴奋,然而,我已经习惯兴奋的赶赴异地。
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内心,总是显得那样无情,却又分明被情感牵系着,挣不脱也逃不掉。
拒绝了所有家人的所有好意,我甚至只想一个人悄悄的离开,消失的毫无踪迹。
习惯了全家人的关爱,又再那样不习惯那样被呵护……
细细想来,“人之初,性本贱。”是对的。
人总是摆脱不了愚蠢的兽性,总是习惯了拥有,又不习惯珍惜。
这也许正是人类文明史以来社会发展的真正不竭动力吧!

离别了,或许只是一个新的开始,因为从未有过相逢,一切都只是过眼云烟……

这个寒假,这个春节,除了那些伤痛,再也不会再留下任何印记了吧?
那苦苦挣扎中,站起来的是铮铮铁骨,可是那究竟是骨,还是铁?
突然觉得自己不属于周遭,不属于社会,不属于世界……
突然开始怀疑生活,怀疑生命,怀疑人生……
好可怕的感觉,像一个刚出生的孤儿,艰难爬行,不知何时能站起……

一旦试着留下一些文字,总免不了忧伤,然而回到生活,依然要继续苦行。
文字再一次沦为了泄欲的工具,倾倒完所有的喜怒哀乐,然后继续苦行。
除了生命的终结,真不知何时才是尽头……

算了,一切都会离别的,那些习惯的,那些不习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