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校事记

 

返校事记

2006816,高二一学年的生活有开始了,就在这一天,我也踏上了返校的征程……

由于事先买好了1230的车票,在一顿简单而又丰盛的午饭后,我就开始检查行李了。有了四年的住校经验,各项准备都很充分:书、衣服、床上用品、洗漱用品……很快,这些早已准备好的东西就都被装入了箱包。只是书有点多,很重,父亲又去北京旅游了,母亲送我,我有点发愁。

中午12点,我们准时出发,母亲二话没说,径直走向了装满书的行李箱。她一手握住上方的把手,另一只手尽力去托住箱子,艰难地使底下的两个轮子离开了地面。箱子被坠得都变了形,她却依然坚持着把它拎到了家门外,又艰难地把箱子轻轻的放在了地上。她的表情一下子轻松了,但包含着的喜悦却始终没有改变。我拎着两个包,还背着一个书包,虽然多,但都是衣物之类的东西,并不重。可是,不知怎么,我似乎很难迈出脚步。母亲关好电视、电扇,就准备锁门,在这时我清楚地看见她的手被勒得通红。“我拎箱子吧?”“没事,拎到楼下就可以拖了。”“那我拎到楼下吧?”“不用,你把你那几样弄好就行了。”我没有再一次要求,便先一步下了楼。我们家的楼层并不高——3层,但等了很长时间才在楼梯口看见母亲的身影。看着她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样子,烈日似乎更熬人了。

打的到车站,检票上车,和通常一样,在近两个小时的颠簸后,到了站,下了车。又是一趟的,这才到了目的地——淮阴中学。

太阳已经暗淡了许多,但我却丝毫没有一丝凉意。看着母亲拖着沉重的书箱,我们来到了宿舍大门口。一看住宿安排表,大惊失色——5楼。这次我没有犹豫,硬是从母亲手中夺过了箱子,一开始母亲仍然不肯,到手后才明白,那么重,叫人怎么拎,而母亲又是怎么拎的呢?一连串的问好充满脑海,就在这时不知从哪儿冒来的力气,我一口气把箱子搬进了宿舍,可当我再次观察母亲的眼神时,却发现一种莫名的失落,但面对我时她总是带着微笑。

又是例行公事的一项——收拾床铺。由于我睡的是上铺,母亲只能看着我一个人收拾。她站在床边递这送那,我也很细心地装扮着自己的小窝。毕竟是夏日,住惯空调间的我这一次才真正感受到汗流浃背的滋味,正当我燥热难耐时,惊喜地发现一双熟悉而又有些苍老的手,递来了一条湿毛巾,床边上还有一盆洗脸水。那正是我的母亲,看着她充满微笑的眼神,我顿时凉快了许多。

等到一切都弄好了,母亲才不舍地离开了校园。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我没有流泪,更没有分别时的失落。毕竟在外四年多了,习惯了。母亲说她也习惯了,习惯了儿子不在身边的孤寂,习惯了为我而奔波于家和学校之间。但四年了,她对我无微不至的关爱却丝毫没有改变……

One Reply to “返校事记”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