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的遐思

一上午的课,中午没休息,下午到所里紧接着就是两个小时的讲座,中途果断睡过去了……一下午都在看SVM、libsvm的相关文档,机器学习、参数训练、支持向量机、线性分类器……脑子晕乎乎的……

所里有一个我非常喜欢的地方——最北面一块不大不小的空地,摆着一张乒乓球桌,非工作时间常有人在这里挥汗如雨,隔着玻璃就是三岔路口,马路对面就是北大东门,累了倦了的时候总会站在这里远眺一番,只可惜在三层,少了几分一览众山小的情怀。

正值傍晚时分,天空是北京标志性的昏暗,灰蒙蒙的,苟延残喘着一丝抑郁的淡蓝。仅有的几缕浮云也排成线状,细细的,长长的,配合着远方的天际。视野尽头是一片晚霞,橘红色,映衬着远处连绵起伏的丘陵,颇有几分水墨画的意味。虽说已是四环外,眼前川流不息的车流分明彰显着首都的繁华。可惜我很难觉得这一切与我有关,出门在外多年,反倒是家乡都梁山顶的视野越来越令人流连。不仅可以看到几乎整个城区的建筑,还可以望着旁边几座差不多高的山地,满目都溢满了清脆的绿色。

一直认为自己并不属于都市,可十多年的求学经历却分明是一个来自小县城的小男孩,一步一步来到北京的典型北漂。每每提起,总难免讥笑自己一番。从小到大一直都是这样,既不是巨牛无比的数一数二,又不是怎样都行的潇洒派。总想着爬上那座象牙塔的顶端,又不愿平平庸庸浑浑噩噩虚度时光,典型的高不成、低不就。死要面子,在别人面前总把自己包裹的风风光光,独自反省时又总是千万滋味不知从何说起。

人真是一种奇怪、复杂的动物,各种口是心非。前两天选预党又没过,从交入党申请书到现在已经快四年了……我不在乎么?不在乎的话估计经过这么久早就失去了热情,也不会再站在那个讲台上做意愿陈述了吧。第一次党支部会议的时候翘了数学二学位的课去的,15个人投了我11票,得票数第四,可是辅导员却说因为好多党员没去,得票数没有超过党支部总人数的一半,所以要进行第二次补投。第二次因为实验室的事情没能抽身,最后竟然就几乎没人投我的票了。第二天才知道落选的消息,心里充满了不甘,可仔细想想也并没有谁真正做错什么,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却又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姿态。只好明年再来了,如果顺利还是可以在2012之前转正的~

可能还是自己顾虑的太多了,明明秉性中充斥着几分鲁莽冲动,却总显得婆婆妈妈。尤其是前一段时间的胡思乱想,让我彻底看清了自己的丑陋无知,或许那就是一种成长吧,虽然不确定前方到底是怎样,但是至少目前还没有停下脚步的打算。回头看看以前的那些纠结和痛苦,其实生活中的很多事都是很容易想明白的,直到最后那一个问题才会被卡住——生命的意义。完美的爱情?我在用我的方式实践着,虽然不知道结果,虽然似乎有点不太被周围的朋友看好和认同。高深的学术?虽然最近觉得自己越来越学术了,也越来越觉得自己的数学不够用了,这才明白什么是典型的伪学术男。学业?工作?一切都按部就班的进行着,没什么可着急的。金钱?权力?不好意思,至少目前为止,这两样事物并未能勾起我满足生理需求以外的欲望。

可能还是太看重结果了,反而忽视了过程中的一些美好,难免显得心浮气躁。默默的等待和坚守其实也不完全是痛苦,踏实的看一些闲书不见得一无是处。突然发现自己很久没有完完整整的看完一本比较基础的书了,不是什么入门教程,就是拿一本厚厚的经典当作工具书查阅,不知不觉自己已经逐渐陷入了急功近利的囹圄……

或许是时候该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心绪,认真规划一下生活和未来了,天也黑了,该去吃饭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