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次拔牙

今天去校医院拔了右边的两个智齿,这是第二次去拔牙了,这下四个巨型智齿就拔完了,应该也就是最后一次拔牙了。第一次拔牙还要追溯到上学期,隔了这么久一方面因为平日有些忙碌,一方面还没有从上次拔牙的阴影中缓过来。

回想自己已经走过的二十几年,其实小时候身体不是很好,虽然没得过什么大病但是小毛病不断,做过好几次小手术,头顶、喉咙、大臂、屁股上都留下过创口,有的我和大家都看得见,有的只有别人看得见,有的所有人都看不见。小时候的我还有很多得了怪毛病,屁股那个病在没开刀之前,在特定的时期都要用一种紫药水来洗屁股。吃饭的时候如果吃的快了点,离开饭桌立马就会吐光。夏天的时候更是一身痱子,让我养成了乱抓皮肤的坏习惯以至于到现在皮肤都像蛤蟆一样。

不过这些事情大都发生在小学毕业之前,自从我离开家乡异地求学,再也没有得过什么毛病,这些年来连感冒药都几乎没吃过。从那时候起我就觉得,我该做个浪子,我的身体更适应异国他乡的土壤。习惯于没有家庭和家族的琐事,习惯于简单的人际关系,更习惯于一个人处理问题一个人努力奋斗,虽然不一定是最好的,但是我肯定会竭尽全力,这样的生活让我很舒心。

我不是很记事,甚至过去一年不到的事情也只能有大概的印象,更别说高中以及之前的事情了。这也是我为什么参加同学聚会不太积极的原因吧。我很羡慕那些对往事能够娓娓道来的人,我顶多也就能做一个偶尔附和一声的听众,这附和还有可能是为了不至于场面尴尬装出来的。我想很可能是因为我没有太多值得回忆的,那些苦痛只适合埋藏在心底,现实往往就是我能达到的最好状态,为了不摔下去只能一直向上看,回头便是万丈深渊。我是从那里爬上来的,我知道回去了是什么结果,爬上来很难,爬上来两次更难。

高考考的不是很好,但是现在看来,这几乎可以说是当初最好的选择了,就像小学毕业自己固执的要离开家乡吃了很多苦一样,就像初中毕业南师附中和金陵中学的省招班都落榜只能去淮阴中学一样。当初看似是一种挫败,其实已经埋下了非常好的结果了。 我也相信我是注定先苦后甜的,也知道自己的分量和优劣,我也是一次一次在痛苦的挣扎中达到了更高的高度。

想想自己当初还是在一个小县城里趴在土路上玩弹珠,不择手段去游戏厅玩把游戏的小毛孩,现在能混成这样有什么不满足的呢?我有什么不满足的呢?要让那根弦总是紧绷着,要让自己总是被压的喘不过气。

或许我就是这样,总是赢不够,连拔个牙都会提前告诉周围的人,还要写一篇日志来宣传一下,你是有病呢有病呢还是有病呢?

智齿长歪了总要拔的,即使我的智齿很大牙根很深,即使拔的时候很疼,即使拔下来还会带上很大一块肉,那还是要拔的。

拔完了就不用再拔了,就像这次应该是最后一次拔牙一样。如果你一定要问万一不久以后牙齿因为病故需要拔,或者老了牙掉差不多时不是还有可能要拔么?那就等他发生了或者我活到那个时候再来反驳今天的结论好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