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述】缘 – Hello Goodbye and Hello

【前注】《Hello Goodbye and Hello》是新海诚《追逐繁星的孩子》的主题曲。

转眼春训结束了,要分团了,我也快要离开这个园子了。也算一把年纪了,但想想当初加协会的时候,还算是一个莽撞的小子。不会一丁点的修车修人,体力也不算很好,对协会更是一无所知。这几年协会带给我的成长,或许正是我还留到今天的原因吧。

很多人问过我的 ID 是哪个 yuan,也有不少人说过为什么不是那个 yuan,这次就用这个缘当标题的一部分了。大家来到这里或多或少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意外,能够在这里相遇、相识、相知,这就是一种缘吧。无论发生过什么,我都愿意将那些经历当做独一无二的体验。那些欢乐亦或是泪水,那些开心亦或是难过的往事,都会随着时间的车轮而去,只留下碾压后的浅痕。

Hello Goodbye and Hello
I’ve met you, now we’ll say goodbye
Hello Goodbye and Hello
And hello to the world without you

去年在网络组一起整出了一个交流赛报名网站,磕磕绊绊的过了技术组,很可惜的挂了我觊觎已久的队医组。然后跟着车队的弟兄们征战了韩国赛,又跟着15飞行团的弟弟妹妹们去丈量了西南大地。其实这一年是我最艰难的一年,而协会却成为了证明我存在的地方。

后来,我就挂车了。

挂车的那段时间我常常看着阳台上落满灰尘的爱车们想,我真的有那么爱骑行么?还是仅仅沉溺于对体力和能力的炫耀?如果不是为了骑行我在这里做的这一切为的是什么?为了协会的传承?可我真的理解协会的理念么?那么我传承下去的又是什么?

那个学期也一直没有收徒,其实是因为自己并没有感受过太多师门熏陶,所以我并不知道一个好师父该怎么做。除了因为挂车不想花费更多的精力,更是因为怕自己做不好。这学期最终还是放下了矜持,虽然当时的第一感觉是好徒弟都被收走了,但是我很高兴看到你们每个人都通过努力达到甚至超越了我对你们的期望,你们都很棒。

这学期本来其实计划着多锻炼锻炼,但是又以各种忙为借口,拉练训练去的少了,车队训练更不用提,本来计划的过春训不仅考勤不够体测更是怂了,交流赛也只敢去当了一个领队干后勤。总是想着等忙完了就好好锻炼减肥恢复体力,只是不知道这个flag要立到什么时候了。

Hello Goodbye and Hello
I will never forget you
Hello Goodbye and Hello
And I will walk on this path

经历的事情多了,对协会的感情自然也变的复杂。有不太看得惯的,也有割舍不断的。算是做过一点事,但又闯过很多祸。想要感谢很多人,也想跟很多人说声对不起。想对很多人有更多的了解有更多一起骑行的经历终究没找到机会,也想过与一些人能有更多的故事还是难免无疾而终变成了错过。有很多事让令人慷慨激昂有指点江山之势,也有很多事令人心寒以至于想转身离开。然而,此时此刻,这些都不重要了。

This journey started from the moment I fell in love with you

给自己的红包

2016-02-07 16.03.19
未名湖绕圈跑约5圈
中途遇到了一个在湖面冰上玩耍受伤的游客,带去了校医院

年轻

年轻

宿舍终于只有我一个人了,简单打扫收拾了一下。该洗的衣服扔进洗衣机,塞了两缸,幸好也没什么人要用了。把平时堆满东西的小桌也收拾了,这是我接下来的假期主要的工作区了。

今年选择了作大死不回家,强行留在北京感受非首都模式的帝都。自从奶奶去世之后几乎再也没有跟家里联系过,父亲母亲倒是不止一次给我打电话发短信,然而我都没有接没有回。说不上有什么矛盾,但是这几年每次回家都会发生大大小小的争执。每次回去,自以为是的我都会有很多看不惯的东西,心直口快的我又做不到视而不见,不会说话的我还常常将这一切升级成为激烈的争吵。上次奶奶去世回家走之前跟父亲在爷爷家当着很多人的面吵了起来,父亲借着酒劲狠狠地抽了我一巴掌,我躲都没躲的原因之一就是觉得自己活该。其他的长辈有想教育我甚至埋怨我的,被爷爷呵斥打住了。给爷爷磕了三个响头,让他老人家保重,放下一句“再也不回来了”就直接回学校了。可能就像父亲这辈人因为奶奶的强势而变得庸庸碌碌甚至有点迂腐懦弱一样,我也因为爷爷奶奶的溺爱变成了现在的模样。我对不起很多人。

本来准备了东西带回去的,现在只剩下犹豫寄还是不寄的问题了。前段时间一直忙着,加上拖延症一直没什么动静。一直犹豫的另一个原因是不知道寄给谁,跟父母赌气自然没法寄给他们,最后想想寄给了姐姐,因为之前买钙片给姑姑也是寄给她的。想到前两天看到顺丰微信公众号推送过年不休息,赞了一句业界良心就预约了寄件。简单洗漱加磨蹭终于到了预约寄件的时间,跑到学校南门开始填单子了才被告知钙片没法寄。一边想着或许命该如此,一边又并不甘心,就决定去学校邮局碰碰运气。竟然EMS也是全年无休,看来的确是事业单位没有商业头脑。工作人员显得略慵懒,但毕竟年关将至,几句攀谈得知他们明天也放假了,愿意接收我的快件我也已经很感激了。心满意足的寄了,插播广告结束。

在唯一开着的艺园食堂解决了午饭,有的没的看了看毕设的东西。昨晚田老师又稍微指导了我一下,但是回头自己搞又陷入了无从下手的境地,果然是没有research的experience,想搞点东西出来还是挺有难度的……看来还是得把任务细化,用做项目的思路来搞,不然真的得难产。用间隙的时间写了一段准备发给姐姐的话,一方面是说明快递的事,另一方面是为自己的顽固无赖做一些辩解。写了之后反复确认了几遍,因为之前姐姐也来做说客,当时也没多想什么回复的比较直接,回头看的时候发现可能会被理解成非常不好的语气。发的时候发现果然被删除了好友,虽然有所预料,但真正看到提示的时候还是愣了一下。哎,叫什么来着,所谓自己作的死。把截图发给了老哥,让他帮忙传个话,其他的亲属一直都没有加好友,之前删掉了父母的好友,现在应该就剩下老哥的了。估计他在忙,也没很快回复我,想想姐姐应该也不至于将我寄得东西扔了,就不纠结什么了。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与他们的关系了。之前几乎都是因为奶奶维持着,回家也就是陪着奶奶,然后没两天就因为什么跟老爸或者哪个长辈吵了一架。往往在气头上就走了,等一切随着时间逐渐平淡之后,又以看奶奶的名义回去了,如此轮回着。

不知道是因为选择了学计算机才变成这样,还是因为这样才选择了学计算机。我终究无法学会在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中处理问题,计算机的世界终究是简单的,最复杂不过人心。同学、同事、朋友关系是相对简单的,这应该也是为什么这些年在外闯荡一直有贵人相助的原因。很久很久之前我就意识到,对于我而言保持关系最好的方式就是保持距离。一旦进入比较亲近的范围,反而会因为中伤导致关系的破碎。

这种感觉就像当初决定跟初恋分手一样,我想我会后悔的,但是我没有办法。

听了一下午鸟叔的马勒2风衣,我想这就是年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