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母祭

翟同美,卒于2015年6月18日12时30分许,享年八十三(虚)岁。

今天正好是“头七”祭,然而我却在学校享受着实验室的空调,下午还要参加学校一个骑行相关的发布会,呵呵。

我是典型的父母安在却远游的不孝子,一年里在家的日子估计不用脚趾都能数的过来,呵呵呵呵。

17号晚上得到了奶奶病重的消息,立马把本来准备回家过端午的火车票改签成了18号早上最早的一班有二等座的高铁。从高铁站出来就立马转乘地铁往长途汽车站赶,虽然当时没多想什么,但是现在回想起来总觉得是冥冥之中的预感。早上8点的高铁,12点到南京南站,12点40多到中央门附近的汽车站,买到了1点的车票,立马就去检票上车了。刚上车没多久,车还没开动,哥哥就打来了电话,我没来得及接。没过一分钟,就看到了哥哥发来的短信“奶奶去世了”。然而,这时候我离家就剩两小时左右的距离了。

最近一直很迷信一句话——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所以我相信这也是吧。想到过年回来之后就再也没给奶奶打过电话,矫情也好,任性也罢,或许是已经预感到了即将到来的分离。我无法想象我如何能面对那种生离死别,而且要分离的是我最亲最爱的奶奶。就这样“错过”对我来说,或许就是最好的选择了吧,不然看到我哭得死去活来,奶奶走的也会更加不安了吧,尽管这都是我自己的YY。

据我所知,奶奶是七年前得的癌症,貌似之前就有一些征兆和病症,我一直被瞒着,但那已经不重要了。看着奶奶头发一年比一年花白,看着奶奶因为病魔越来越消瘦虚弱。因为化疗放疗,头发掉光了不止一次,因为一次摔倒,就几乎再也没能站起来,甚至连基本的生活都很难完全自理。我曾经很多次想过不要再这样拖下去了,让老人家更体面一点的离开人世,不好么?可惜我是晚辈,我的话永远是一坨屎。

刚知道奶奶得病的时候,我几乎每天都会给奶奶打电话,后来忙的时候,也会坚持隔一两天打一个,再后来忙起来的时候可能会连续几天不打,不忙的时候就会坚持打电话问候,再到后来只有在不忙的时候才会偶尔想起来打个电话,直到今年农历新年之后,再也没有打过。一开始,除了流程化的寒暄,聊聊家常,奶奶还会跟我讲很多故事,我小时候的事,她当年的事,可以聊很久,而且大部分时候是奶奶在说,我只要安安静静的听着,适当的时候给个回应就行,也算轻松愉快。到后来,能说的就越来越少,几乎是正常的寒暄之后就不得不挂断的节奏,有时候为了多说几句,不得不绞尽脑汁扯一些有的没的,甚至奶奶并不太能听懂的事情。当问候变成一种形式和压力,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

奶奶是一个女强人,家里上下稍微大一点的事,都会让奶奶过目,问问她的意见。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大管家,在面对年岁和病魔的摧残时,也是那样的脆弱。我很难想象,她是鼓足了多大的勇气,才接受了这样的现实,才选择了以这样的方式延续生命。唯一我能想到的解释,是奶奶还有一些心愿未了。比如我的学业仍没有完成,比如我磕磕绊绊的初恋因为自己或者其他的原因无果而终,到如今单身也两年有余。虽然生活上的单身贵族过的也算充实愉快,但是面对老一辈人尤其是他们脑海中根深蒂固的传宗接代的执念,总难免会有几分愧疚之情。不过幸好,上面的堂兄堂姐都结婚了,都生娃了,还都是男丁(对他们而言很重要),我作为这一辈最小的也轻松了许多。想想自己为什么突然决定再也不给家里打电话了,当初就是觉得奶奶在自己的身上的牵挂太多了,而那电话说不定就是拴住她为数不多的线当中的一根,索性断了吧,没想到就真的断了。

知道奶奶已经离开之后,那两个小时回家的车程变得异常漫长,在路上在心里不止一次提醒自己,要坚强,不要再像小孩一样哭个没完没了。当回到家,看见堂屋里摆着奶奶的棺材时,之前的所有准备都变成了废纸。哭就哭吧,跪就跪吧,磕就磕吧,哭的死去活来又怎样,膝盖跪破又怎样,头皮磕破又能怎样,索性爽快一些,好好的送完奶奶最后一程。

之前在电话里不止一次表达不想再来医院的愿望,如今再也不用打针吃药,再也不用住院挂水,再也不用化疗放疗,再也不用承受那些煎熬和苦痛,这或许是唯一值得庆祝的事情了。家庭和睦,生活幸福,生前四个孩子轮流照顾,死后也是一大家人一起忙活丧事,连远在广西当兵的姐夫也第二天就赶回来了,希望奶奶能够感受到,能够在九泉之下瞑目。

啰啰嗦嗦的扯了这么多,也该停笔了。奶奶,再见了。

【自述】【猿】A New Day Has Come.

一年了,又到了自述季,翻开尘封已久的博客,虽然每天还是有那么几十个人访问的,虽然我还会时不时去看看有没有人留言,但是上一篇日志已经是去年的自述了,终于,可以,更新了。

回想去年写自述的时候,那天是中午从帝都出发的飞机,目的地是即将度过接下来三个月时光的苏黎世。不过中间得在柏林中转,我还特意作死的买了第二天的转机机票,也就是说我将在柏林毫无接应的情况下呆一晚上,而这些一切都是我第一次一个人拖着行李去一片那样陌生的土地。由于拖延症,自述写了删,删了写,直到最后一天行李都打包好要上飞机了。从凌晨开始,我趴在床上,删掉了之前所有的只言片语,带着ddl就是生产力的信念,开始写自述了。本来是准备通宵写的,最后还是睡着了,虽然有点虎头蛇尾,虽然似乎正如那谁谁谁所说写晚了就没人看了,虽然很多人的回复只是挖了一个坑说等我回来之后再填(最终似乎并没有填),但是自述总算是写了。

千儿爷(@小千儿)说,不写自述是没法去暑期的。在可怜这位版主为了呼唤足音版每年一度雨后春笋之盛况各种卖萌甚至不惜发动威逼利诱等不计其数毫无下限的淫威时(好长(hei)……),我觉得还是应该给自己写一篇自述的,虽然,那时候的我肯定不会去暑期。故意放弃了最后几次训练考勤,故意在最后那段时光几近从协会的活动中消失,因为在一开始我就不属于这场盛宴,当这场盛大的宴席真正拉起帷幕的时候,也是作为旁观者的我该离开的时候了。

《A New Day Has Come》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陪伴着我的一首歌,如果对这首歌不熟悉,或者你知道唱它的歌手 Celine Dion,如果对歌手也不熟悉,那总应该知道《My Heart Will go on》吧?(要是还不知道就假装知道吧~)是的,这也是她唱的。说实话,Celine Dion不是我喜欢的歌手类型,《A New Day Has Come》也不是我喜欢的歌曲类型,但正如刚刚提到的,这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陪伴着我的一首歌,而我喜欢的是每次听着这首歌时就可以很容易平静下来的感觉,就像此刻正在写这篇自述时一样。

更夸张的说,这首歌很多时候像一份解药,在面对过于新鲜以至于产生畏惧的将来(不是@未来)时,在一切称心如意甚至有些得意忘形时,在身陷困境挣扎痛苦迷茫时,在沉沦于喧嚣为自己立足的净土打拼时,我都会或者说希望可以戴上那心爱的耳机,可以难得专心的做一件事——听一听这首歌。

说了这么多,我不会告诉你我是在凑自(字)述(数)的。我不会讲故事,也觉得没有必要把那些已经尘封为历史的情节从大脑深处挖出来,像鞭尸一样或者像咀嚼消化过的馒头一样,再一次去试图体味当时的体味,哦不,心情(@心情)。与之相配的是,我那渣啊(@渣啊)一样的记忆力,有很多很多事情,很难在我的脑海中留下印象,我不喜欢参加老同学聚会,很多时候就是因为他们在忆往昔峥嵘岁月时,我只能在旁边附和并且还要装出一副记忆犹新的样子。

记得小池在一篇足音下回复过“看起来协会是不少人生活的避风港啊”,一看到这句话就非常有感触,果然是段子手(学中文的)主席,一语道破天机。我当时跟着也回复了“我们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骑行着相同的路,却藏着不一样的故事,走的更远,只是为了遇到那个愿意与我们一起分享的人。”希望这段拙劣的卖弄表达了我的想法。

记得我完成或者保持冬训全勤的那段时间,很多人对我说,“你最近好活跃啊”,“你们(信科)烟酒僧怎么这么闲啊”,“你是不是要去暑期啊”,等等这类或是关心或是询问或是随口一说的言语时,我总是习惯性的给出“对啊”,“是啊”,“真的”之类干脆利落的答案,这一切背后的故事,没必要从坟墓里拖出来再枪毙一遍。

记得在Google瑞士实习时,刚开始跟我的Tech Leader聊天,他总是张口My Partner,闭口Partner,我的第一反应是,这人是Gay么。后来才知道,他是把自己的女朋友称为Partner。虽然完全暴露了英语渣的本质,但还是通过学习新姿势知道了这个后来我一直很欣赏的表达。从此我就放弃了找女朋友的想法,如果可以,我希望可以在不久的将来,遇到或者发现那个合适的Partner,可以与你分享我遇到你之前的所有故事。

看到这里,或许有人会发现,你前面说的不是有点自相矛盾么?是的,因为记性差,所以留下的才都是刻骨铭心的回忆,因为不刻意的去倾诉,所以能够促膝谈心的才是真正的伴侣。作为一个有洁癖的码农,我深知自己的很多想法过于理想过于极端,但是,在没有磨平棱角向现实妥协之前,如果可以这样走的更远甚至是一辈子,我愿意去尝试一下这么有挑战性的事。

看了看码表记录,从去年去瑞士到现在,有记录的骑行差不多正好突破了5000公里,冬训的拉练和前站,寒假的环海南,从上海骑回家,春训的拉练和前站,还有夜游、奥园、香山之类协会额外的或者是车队的活动,体重也从一度最巅峰将近100的公斤数,稳定到现在75左右的正常值。记得很多人问过或者说吐槽过,我当初买那辆Giant的ATX 770为什么配这么好的码表。当初买码表的时候,单纯的速度显示并不是我的主要需求,我希望一个可以记录骑行的工具,所以Garmin Connect便成为了我的不二(@不二猫)的选择,而Garmin产品线中最低端的Edge 200也成为了现在仍在用的记录仪。

有时候我也会想,我为什么喜欢骑行,为什么喜欢车队,为什么喜欢车协呢?很多次尝试给出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官方回答模板,但是总是对脑海里可以浮现的字眼充满了嫌弃,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我想很多时候,就像这篇自述的标题,就像一开始提到的那首歌一样,骑行、车队、车协对于我来说,是一种陪伴,骑行是这一切的基础和载体,车队让我体验着骑行的速度与激情,车协让我感受着骑行的坚韧和耐力,除此之外,更多的是通过这些遇到的人、发生的事以及在那些特定地点特定时刻的想法和心情。这是一场两只轮子上的舞蹈,在那巴掌大的坐垫上,上演的已经不仅仅是骑行,而是一个完整的世界。

感谢实践部,感谢实践部长果粒,感谢徒子徒孙无穷尽也的番茄,感谢每次出摊以及在二教地下教修车的其他人,在这里我学会了基本的修车(吐槽请见后文),让我再一个人扛着车上路时有了更多的坦然。

感谢队医组,感谢队医组长清扬,让我可以号称学会了基本的修人,知道了很多骑行相关的健康知识以及最基本的热身(俯背运动)、放松(抖手)、清创、药品、按摩、急救,让我更有信心将骑行变成我终身的爱好,让我在自己作死摔成哈士奇时,也相信可以靠着自己活下去(才怪)。

感谢网络组,在这里让我捡起了老本行,能够为协会发挥自己力所能及的光和热(虽然做的还不远远不够),很高兴能通过这里认识了各种上帝,也是在这里让我进一步认识了老蒋、小千、马丁,我从你们身上学到了很多。

感谢师父核桃,虽然你真的没怎么教过我修车(照应上文吐槽),但是我仍然很高兴能够拜你为师,你的脾性是我所羡慕崇拜的,这些深深影响着我,也是我所期望的达到的,这些薰陶,我将收益终身。

感谢车队,感谢熊熊,ss109,老弟,小s,魔方,镭总,鸡蛋,还有其他人(人太多,排名不分先后),熊熊是当初差点成为我师父的人(好像是因为洞洞所以……23333),也是拉我进车队的人。是车队里这帮喜欢作死的禽兽带着我认识了一种完全不同的骑行,现在我有了我的小一,乘着我还没那么老,让我们多作一作可好?其实车队也没那么作死,那种对爆发力、对技巧、对极限的挑战,希望可以在这里遇到更多臭味相投的你。

感谢车协,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尤其是在那段我最无助的时刻,毫不夸张的说,是靠着CAPU的陪伴我才走过了那段岁月,如果没有你,我不知道那些事情会怎样发展,更不知道此刻的我还能不能坐在这里写我的自述,来分享我愿意分享的故事。

感谢你们,在骑行路途中相伴的各位小鲜肉老腊肉,让我达成刷完全部职务成就的各位拉练队长,以及其他每次拉练训练有职务的工作人员,还有协会上层默默无闻却为协会活动开展尽职尽责的骨干,今世有缘,三生有幸,与你们相遇、相见、相识、相伴,是我这段时光最好的证明。

这就是我,扈煊,ID 猿,曾用ID 肖恩_Sean,人称 大师兄,这就是我2015车协年的自述。

A New Day Has Come.

三日骑(zuo)行(si)碎碎念

清明三天假期,也基本实现了骑(zuo)行(si)三天的想法,有很多话(cao)想说(tu)一说(tu)。

双日拉练本来很想去白河组的,不作不死嘛。但是分组名单一出来就傻眼了,尝试过找大黄蜂、老蒋、马丁argue能不能换组,但是都被以不同的方式谢绝了我的请求。虽然我后来知道名单有过第一版第二版,虽然马丁跟我说愿意以个人身份对于考虑了别人的需求但是没有考虑我的需求道歉,虽然马丁后来在执委会上又说分组过程没有任何人为的参与,虽然大家一看名单就知道哪个组是分配到白河的。当然这些都是文体部的老槽了,没啥吐的新意,我只是表达一下对可以把一个随机问题搞得如此复杂的困惑。

官厅以前去过,当时只是路过,虽然走的不是一条路,但是知道官厅水库并不远,所以一开始的反应是不给力。于是就跟队长魔方先打了个招呼,说我可能不去先不要给我安排职务。第一次碰面(非正式准备会)时因为没啥事就去了,魔方队长可能因为太忙了忘了我跟他说的,竟然告诉我安排我扛旗。我没有货架,上次八达岭回程前旗也是临时借了五洋的快拆,所以当场就推辞了,说我只能当前助或者前站,心想要是安排不了正好就可以顺理成章的不去了。后来开准备会,本来准备是想办法当面跟队长说我不想去了的,可是魔方宣布要让我跟可爱的队医GG夏天一起打第二天的午饭前站,当时我有点犹豫了,还在想能不能找个好一点的理由推脱。结果晚上队长又群发短信说还让我当第一天的前助。这两个职位我都没刷过,然后又得知熊熊是第一天的前旗,第二天午饭前站的另一组,这样就可以大部分路程一起骑车聊天了,这么一来就想干脆就把双日当郊游好了,这才真正决定去了。

第一天强度不大,听着熊熊的车载音响,跟着前旗很悠闲,整个队伍也基本分成前旗和后旗两个小分队,大队行进速度也还行。除了午饭点遇到了一个奇葩老板,一切有条不紊,顺利到达了目的地。住宿前站非常给力,晚饭还吃到了鱼,还有在路边桃花林和水库边日落下的各种有节操无节操摆拍,和预想的郊游节奏差不多。晚上去商店的时候正好还剩下17瓶AD钙奶,正好一人一瓶,队长魔方就全买下来了。我想想也应该表示一下,看到有一箱18袋的牛奶就顺手买下来分给了大家(我自己偷偷多喝了一袋……)

第二天穿越了一下水库边的土石路,在铁路桥附近摆拍了很久,午饭前站终于出发了。由于第一天的午饭不是很给力,晚饭又太好,压力还挺大的。骑行基本还是第一天的队形,熊熊当前旗,我跟着或者并排,后面跟着另外两位前站夏天和黛樱。由于得知白河组的进度比预计快很多,白河前站可能比我们还早到永宁,所以一路马不停蹄的在赶路。后来拐上昌赤路,又得知白河前站出了点bug,当时嘻嘻哈哈的直接原地停车休息了将近20分钟。上了两个小坡,一路下坡放到大庄科,先问的两家农家院价格直接是餐标的两倍遂作罢。问了一个好心的商店阿姨,得知周围基本没啥别的吃饭地方了,必须再走一截才有比较多的农家院。当时有点郁闷,也没办法,只好继续放坡。可是还没放到50米就发现右手边还有一家农家院,老板很热情,价格也谈得很顺利,环境也很赞。想到老蒋第一天在群里说到了餐后水果的事,买水的时候就顺便买了一个西瓜和17根香蕉,然后就心满意足的坐等大队了。

大队来了,终于吃到了午饭,大家很开心,还有餐后水果作为动力。白河组后来也在我们的午饭点休息了一会,气氛还挺融洽的,两个组有说有笑,然后白河组先出发了,我们继续解决午饭并且又休息了一会,还干掉了所有的水果~

终于又踏上了返程的路,可能是水果买多了,大家都表示吃的略饱(我也有点撑)。虽然反爬解字石的难度比正着小不少,但还是有点担心有人(包括自己)掉队,想了想干脆带着大家一起爬上去好了。踩了两脚蹬到了抹茶前面,按照她的节奏在前面带队,一路上时不时的喊喊加油提醒大家跟上,耍了几把再过两个弯就到了的把戏,一组17个人就这样一起到顶了。得知跟白河后旗之间的时间差距还缩短了,心里还是挺有成就感的。

后来得知白河组去十三陵水库了,而整体平均实力稍欠的我们早些时候就决定放弃十三陵水库的叠加包直接从西关环岛切到G6辅路回学校了,心想正好也可以避开。不过后来还是被追上了,还发生了我和抹茶在未经队长许可的情况下换前旗和我带着大家狂飙G6辅路的事。幸好后来被熊熊追上并且吼了一顿,我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荷尔蒙分泌过剩干了坏事,及时收队停止了荒谬的行为。

在最后一个休息点又和前旗抹茶把车换回来了,终于不用摆着内八字骑15寸的小车了,心里还开心了一阵。不过感觉抹茶并不这么轻松,因为大家都知道白河组在后面,作为前旗压力还是挺大的。后来抹茶摔车了,就在队医给抹茶清创的时候恰好与友组的成员进行了不是太愉快的对话。一方面不知道白河组在后面发生了什么,不知道他们其实是被我们压了心情也不好,一方面由于对对方的路线不是很清楚,接收了一些错误的信息,加剧了误解。应该说不愉快的情绪就是在此刻开始的,但当时并没有想太多,而是想暂时停止了可能的争吵,跟抹茶说了一句,“什么都别想了,先安全回家。”

作为一路上照顾着大家的“大师兄”,看到抹茶摔车着实让我心疼了。而且是那么低级的摔车,衣服摔破了出血了,抹茶还一度拒绝让队医清创,想早点赶回学校。这一切都让我越想越郁闷,骑车也变成了留口-狂飙-带前旗的循环节奏,在刷了几乎所有的留口之后,终于回到学校了。但是心中的怨气并没有停止,于是发生了执委会上的争吵,是我起得头,幸好被马丁及时制止了,我也当场反省表示了道歉,还试图求同存异提出一些合理化的建议避免此类事情再次发生,虽然这些在别人看来可能并不是这样的。

执委会后是组聚,因为支持了马丁解散微信群的号召,当时就想先别管那些烦心事,抓住难得的机会和大家好好聚聚。但是没想到执委会的插曲很快引发了次生灾害,一开始只是想避免不必要的进一步争吵,没想到后来事情的发展要比我预计的糟糕很多。打了一通挺长的电话,让其他人先吃。电话的过程中核桃和熊熊出来找我,都被我赶回去了,面罩买来了雪糕还没进门就先给我了一个。最后回去的时候大家都没有动筷子,还把对着门的正席留给了我,那一刻我很感动,只是第二天还要带穿越的队伍,加上刚刚发生的事情,让我觉得好累。

晚上回去的时候已经很晚了,骑行服也没洗,直接冲了一把冷水澡就上床了。心里还是有惦记的事情,结果发微信消息的时候打了一半还没等到舍友回来连灯都没关就睡着了。幸好第二天早上5点的时候自然醒了,醒来时还发现手机是静音,吓了一身冷汗。出发的东西还没收拾,于是在宿舍里又是一顿叮铃咣铛,着实委屈了宿舍的好基友。匆匆忙忙的出了宿舍,很庆幸比较早的到了办公室不至于让大家到了等我这个队长。

其实说实话,这次拉练我挺没底的,一方面上次前站过于郊游,很多地方对正式拉练没能起到很好地模拟效果,以至于我一开始一直担心天黑之前是否能进城区的问题。另一方面上次前站也过于作死,一路跟着小s也没太注意记路线,在手机信号都不好的山路上又不像大马路还可以打开手机查查地图,加上正好赶上双日,感觉很多东西都准备的不是很充分,而我又是第一次当队长,虽然只是小队伍,但是由于地形特殊,在山上出了什么问题都会非常麻烦,所以心里一直很紧张甚至有些焦虑。有队员反应我一路上有些严肃,可能就是这个原因吧。

一路上精神都不是很集中,一直翻来覆去着心事,又担心着前面带错路,后面有人掉队,或者出了什么别的差错之类的。到了穿越最后的终点雷达站才反应过来解锁了下坡无推行的成就,好几个前站时认怂推下来的陡坡也都迷迷糊糊的冲下来了,幸好作死没出什么问题。只记得在前往山顶雷达站的最后一个岔路口,我站在路口留口,最前面的暮潮、109还有杨柳沿着路出发了,小液滴的车在后面扎胎了,老蒋和南墙在补胎押后。这时候我愣是没想起来小风和黛樱有没有从身边经过,第一反应就是两个大活人没了,然后立马打电话给小风和黛樱,结果一个无法接通一个关机。接着就喊话让押后和小液滴先换车,让小液滴先走,主要目的之一就是让她往前赶如果看到小风和黛樱立刻报告,接着又打电话给109让他原地停下收队,同样如果见到小风和黛樱就立刻报告。最后在小风和黛樱看到109的时候打通了小风的电话,终于一切以虚惊一场结束了,可是这前后短短几分钟时间着实让我吓出了一身冷汗。

很庆幸一路上大家都非常给力,靠着老蒋和暮潮两位理事的光环,还有南墙和杨柳两位负责的押后&后旗,以及QS级别却作为全程队医的109,还有靠谱的去程前旗&前助小风和活泼的黛樱,还有可爱的一开始就“坚持”推车的小液滴,我们终于比较顺利的回来了。在我“要求”大家单列一一档“爬”南门大坡的时候,我想你们可能很难体会到我那时前所未有的解脱感。

三天的作死终于结束了,本来想着可以解决一下历史遗留问题,但是事情并没有向想象的方向发展。试图找小s开导,在办公室门口扯到天黑又走一路扯一路,直到他宿舍楼下还扯了好久。回到自己宿舍之后整个人一下子就瘫了,穿着骑行服就躺在宿舍的水泥地上。打了一通最后被挂断的电话,看了一句现在回想起来火药味也并不是很大的消息,突然间心中的那股愤怒就被激化了。在微信/短信里说了很多气话,发泄一通之后冲了一把热水澡就上床了。还问了一下之前托人买音乐会票的事,结果没等人家回复就睡着了。

第二天的早晨又是6点不到醒了,一开始还以为是连续三天早起导致了时差,后来才想起来是前一天晚饭没吃饿醒的。实在不好意思再影响室友休息就在床上玩手机磨叽到大家都起床,匆匆洗漱就到小博实买了一袋牛奶一根火腿肠两个面包外加一桶薯片。在去实验室的路上一边走一边吃,成功的在到达之前解决了除薯片以外的所有食物,这才心满意足的坐在实验室里,开始写这篇不知道算是什么的文字。

中午拜托小s解决了最后的难题,事已至此,别无他法。滚回宿舍躺在床上给奶奶打了个电话问候平安,顺便简单汇报了一下三天骑行的正面经历,说着说着就困了,挂了电话没想到一睡就过了晚饭点,只记得醒来的时候眼角莫名其妙的湿了。在小白房买了简单的晚饭就去实验室继续码字,脑子里回放了很多这几天的场景,脑子里很乱,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更不知道怎么说比较好。

我这人吧,想法简单,说话直接,脾气急躁,争强好胜,还死要面子,虽然自己都知道也一直叫嚣着要改,但是在不经意的时候有些属性就被激活了,纵使事后万般后悔也无力回天,以至于有些麻木了。典型的巨蟹座性格?好吧,其实我不太懂那些……

很抱歉这几天来由于我导致的各种麻烦。虽然曾经当过熊熊的计概助教,但一直没少让他费心。有时候略显强势,难免让队长魔方有些为难。尤其是执委会上的不冷静,让友组的主要成员果粒橙和秋霜尤其是队长南方很难堪,还有为此受了不少委屈,费了不少心的人。希望不要因为我,影响协会内部的团结。白河组和官厅组都很棒,白河组的整体实力也确实比官厅组要强,但是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谁杀谁,谁干扰谁,而是我们以后怎么避免特别是你追我赶直接或者间接导致没必要的摔车这类事情的再次发生,这些话我在执委会上也说了,希望不要因为当时的气氛而被误解。

很感谢大家给我“大师兄”这个称号(所以我抢注了这个id),让我这个在实验室一直叫别人大师兄的人也过了一把瘾。感谢所有曾经一起玩耍过的小伙伴们,认识了你们才让我感受到了另一种骑行的乐趣。很感谢车协这个大家庭,虽然有很多是我现在依然看不惯的地方,但是作为一个有悠久历史和如此规模的学生团体,很多不合理的地方也在所难免,希望车协越办越好。

差不多是时候说再见了,嗯,就这样吧,再见。

对不起不能再问候你是否还好了
对不起不能再早起叫你吃早饭了
对不起不能带着你去听音乐会了
对不起不能兑现明信片的承诺了
对不起,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