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骑(zuo)行(si)碎碎念

清明三天假期,也基本实现了骑(zuo)行(si)三天的想法,有很多话(cao)想说(tu)一说(tu)。

双日拉练本来很想去白河组的,不作不死嘛。但是分组名单一出来就傻眼了,尝试过找大黄蜂、老蒋、马丁argue能不能换组,但是都被以不同的方式谢绝了我的请求。虽然我后来知道名单有过第一版第二版,虽然马丁跟我说愿意以个人身份对于考虑了别人的需求但是没有考虑我的需求道歉,虽然马丁后来在执委会上又说分组过程没有任何人为的参与,虽然大家一看名单就知道哪个组是分配到白河的。当然这些都是文体部的老槽了,没啥吐的新意,我只是表达一下对可以把一个随机问题搞得如此复杂的困惑。

官厅以前去过,当时只是路过,虽然走的不是一条路,但是知道官厅水库并不远,所以一开始的反应是不给力。于是就跟队长魔方先打了个招呼,说我可能不去先不要给我安排职务。第一次碰面(非正式准备会)时因为没啥事就去了,魔方队长可能因为太忙了忘了我跟他说的,竟然告诉我安排我扛旗。我没有货架,上次八达岭回程前旗也是临时借了五洋的快拆,所以当场就推辞了,说我只能当前助或者前站,心想要是安排不了正好就可以顺理成章的不去了。后来开准备会,本来准备是想办法当面跟队长说我不想去了的,可是魔方宣布要让我跟可爱的队医GG夏天一起打第二天的午饭前站,当时我有点犹豫了,还在想能不能找个好一点的理由推脱。结果晚上队长又群发短信说还让我当第一天的前助。这两个职位我都没刷过,然后又得知熊熊是第一天的前旗,第二天午饭前站的另一组,这样就可以大部分路程一起骑车聊天了,这么一来就想干脆就把双日当郊游好了,这才真正决定去了。

第一天强度不大,听着熊熊的车载音响,跟着前旗很悠闲,整个队伍也基本分成前旗和后旗两个小分队,大队行进速度也还行。除了午饭点遇到了一个奇葩老板,一切有条不紊,顺利到达了目的地。住宿前站非常给力,晚饭还吃到了鱼,还有在路边桃花林和水库边日落下的各种有节操无节操摆拍,和预想的郊游节奏差不多。晚上去商店的时候正好还剩下17瓶AD钙奶,正好一人一瓶,队长魔方就全买下来了。我想想也应该表示一下,看到有一箱18袋的牛奶就顺手买下来分给了大家(我自己偷偷多喝了一袋……)

第二天穿越了一下水库边的土石路,在铁路桥附近摆拍了很久,午饭前站终于出发了。由于第一天的午饭不是很给力,晚饭又太好,压力还挺大的。骑行基本还是第一天的队形,熊熊当前旗,我跟着或者并排,后面跟着另外两位前站夏天和黛樱。由于得知白河组的进度比预计快很多,白河前站可能比我们还早到永宁,所以一路马不停蹄的在赶路。后来拐上昌赤路,又得知白河前站出了点bug,当时嘻嘻哈哈的直接原地停车休息了将近20分钟。上了两个小坡,一路下坡放到大庄科,先问的两家农家院价格直接是餐标的两倍遂作罢。问了一个好心的商店阿姨,得知周围基本没啥别的吃饭地方了,必须再走一截才有比较多的农家院。当时有点郁闷,也没办法,只好继续放坡。可是还没放到50米就发现右手边还有一家农家院,老板很热情,价格也谈得很顺利,环境也很赞。想到老蒋第一天在群里说到了餐后水果的事,买水的时候就顺便买了一个西瓜和17根香蕉,然后就心满意足的坐等大队了。

大队来了,终于吃到了午饭,大家很开心,还有餐后水果作为动力。白河组后来也在我们的午饭点休息了一会,气氛还挺融洽的,两个组有说有笑,然后白河组先出发了,我们继续解决午饭并且又休息了一会,还干掉了所有的水果~

终于又踏上了返程的路,可能是水果买多了,大家都表示吃的略饱(我也有点撑)。虽然反爬解字石的难度比正着小不少,但还是有点担心有人(包括自己)掉队,想了想干脆带着大家一起爬上去好了。踩了两脚蹬到了抹茶前面,按照她的节奏在前面带队,一路上时不时的喊喊加油提醒大家跟上,耍了几把再过两个弯就到了的把戏,一组17个人就这样一起到顶了。得知跟白河后旗之间的时间差距还缩短了,心里还是挺有成就感的。

后来得知白河组去十三陵水库了,而整体平均实力稍欠的我们早些时候就决定放弃十三陵水库的叠加包直接从西关环岛切到G6辅路回学校了,心想正好也可以避开。不过后来还是被追上了,还发生了我和抹茶在未经队长许可的情况下换前旗和我带着大家狂飙G6辅路的事。幸好后来被熊熊追上并且吼了一顿,我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荷尔蒙分泌过剩干了坏事,及时收队停止了荒谬的行为。

在最后一个休息点又和前旗抹茶把车换回来了,终于不用摆着内八字骑15寸的小车了,心里还开心了一阵。不过感觉抹茶并不这么轻松,因为大家都知道白河组在后面,作为前旗压力还是挺大的。后来抹茶摔车了,就在队医给抹茶清创的时候恰好与友组的成员进行了不是太愉快的对话。一方面不知道白河组在后面发生了什么,不知道他们其实是被我们压了心情也不好,一方面由于对对方的路线不是很清楚,接收了一些错误的信息,加剧了误解。应该说不愉快的情绪就是在此刻开始的,但当时并没有想太多,而是想暂时停止了可能的争吵,跟抹茶说了一句,“什么都别想了,先安全回家。”

作为一路上照顾着大家的“大师兄”,看到抹茶摔车着实让我心疼了。而且是那么低级的摔车,衣服摔破了出血了,抹茶还一度拒绝让队医清创,想早点赶回学校。这一切都让我越想越郁闷,骑车也变成了留口-狂飙-带前旗的循环节奏,在刷了几乎所有的留口之后,终于回到学校了。但是心中的怨气并没有停止,于是发生了执委会上的争吵,是我起得头,幸好被马丁及时制止了,我也当场反省表示了道歉,还试图求同存异提出一些合理化的建议避免此类事情再次发生,虽然这些在别人看来可能并不是这样的。

执委会后是组聚,因为支持了马丁解散微信群的号召,当时就想先别管那些烦心事,抓住难得的机会和大家好好聚聚。但是没想到执委会的插曲很快引发了次生灾害,一开始只是想避免不必要的进一步争吵,没想到后来事情的发展要比我预计的糟糕很多。打了一通挺长的电话,让其他人先吃。电话的过程中核桃和熊熊出来找我,都被我赶回去了,面罩买来了雪糕还没进门就先给我了一个。最后回去的时候大家都没有动筷子,还把对着门的正席留给了我,那一刻我很感动,只是第二天还要带穿越的队伍,加上刚刚发生的事情,让我觉得好累。

晚上回去的时候已经很晚了,骑行服也没洗,直接冲了一把冷水澡就上床了。心里还是有惦记的事情,结果发微信消息的时候打了一半还没等到舍友回来连灯都没关就睡着了。幸好第二天早上5点的时候自然醒了,醒来时还发现手机是静音,吓了一身冷汗。出发的东西还没收拾,于是在宿舍里又是一顿叮铃咣铛,着实委屈了宿舍的好基友。匆匆忙忙的出了宿舍,很庆幸比较早的到了办公室不至于让大家到了等我这个队长。

其实说实话,这次拉练我挺没底的,一方面上次前站过于郊游,很多地方对正式拉练没能起到很好地模拟效果,以至于我一开始一直担心天黑之前是否能进城区的问题。另一方面上次前站也过于作死,一路跟着小s也没太注意记路线,在手机信号都不好的山路上又不像大马路还可以打开手机查查地图,加上正好赶上双日,感觉很多东西都准备的不是很充分,而我又是第一次当队长,虽然只是小队伍,但是由于地形特殊,在山上出了什么问题都会非常麻烦,所以心里一直很紧张甚至有些焦虑。有队员反应我一路上有些严肃,可能就是这个原因吧。

一路上精神都不是很集中,一直翻来覆去着心事,又担心着前面带错路,后面有人掉队,或者出了什么别的差错之类的。到了穿越最后的终点雷达站才反应过来解锁了下坡无推行的成就,好几个前站时认怂推下来的陡坡也都迷迷糊糊的冲下来了,幸好作死没出什么问题。只记得在前往山顶雷达站的最后一个岔路口,我站在路口留口,最前面的暮潮、109还有杨柳沿着路出发了,小液滴的车在后面扎胎了,老蒋和南墙在补胎押后。这时候我愣是没想起来小风和黛樱有没有从身边经过,第一反应就是两个大活人没了,然后立马打电话给小风和黛樱,结果一个无法接通一个关机。接着就喊话让押后和小液滴先换车,让小液滴先走,主要目的之一就是让她往前赶如果看到小风和黛樱立刻报告,接着又打电话给109让他原地停下收队,同样如果见到小风和黛樱就立刻报告。最后在小风和黛樱看到109的时候打通了小风的电话,终于一切以虚惊一场结束了,可是这前后短短几分钟时间着实让我吓出了一身冷汗。

很庆幸一路上大家都非常给力,靠着老蒋和暮潮两位理事的光环,还有南墙和杨柳两位负责的押后&后旗,以及QS级别却作为全程队医的109,还有靠谱的去程前旗&前助小风和活泼的黛樱,还有可爱的一开始就“坚持”推车的小液滴,我们终于比较顺利的回来了。在我“要求”大家单列一一档“爬”南门大坡的时候,我想你们可能很难体会到我那时前所未有的解脱感。

三天的作死终于结束了,本来想着可以解决一下历史遗留问题,但是事情并没有向想象的方向发展。试图找小s开导,在办公室门口扯到天黑又走一路扯一路,直到他宿舍楼下还扯了好久。回到自己宿舍之后整个人一下子就瘫了,穿着骑行服就躺在宿舍的水泥地上。打了一通最后被挂断的电话,看了一句现在回想起来火药味也并不是很大的消息,突然间心中的那股愤怒就被激化了。在微信/短信里说了很多气话,发泄一通之后冲了一把热水澡就上床了。还问了一下之前托人买音乐会票的事,结果没等人家回复就睡着了。

第二天的早晨又是6点不到醒了,一开始还以为是连续三天早起导致了时差,后来才想起来是前一天晚饭没吃饿醒的。实在不好意思再影响室友休息就在床上玩手机磨叽到大家都起床,匆匆洗漱就到小博实买了一袋牛奶一根火腿肠两个面包外加一桶薯片。在去实验室的路上一边走一边吃,成功的在到达之前解决了除薯片以外的所有食物,这才心满意足的坐在实验室里,开始写这篇不知道算是什么的文字。

中午拜托小s解决了最后的难题,事已至此,别无他法。滚回宿舍躺在床上给奶奶打了个电话问候平安,顺便简单汇报了一下三天骑行的正面经历,说着说着就困了,挂了电话没想到一睡就过了晚饭点,只记得醒来的时候眼角莫名其妙的湿了。在小白房买了简单的晚饭就去实验室继续码字,脑子里回放了很多这几天的场景,脑子里很乱,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更不知道怎么说比较好。

我这人吧,想法简单,说话直接,脾气急躁,争强好胜,还死要面子,虽然自己都知道也一直叫嚣着要改,但是在不经意的时候有些属性就被激活了,纵使事后万般后悔也无力回天,以至于有些麻木了。典型的巨蟹座性格?好吧,其实我不太懂那些……

很抱歉这几天来由于我导致的各种麻烦。虽然曾经当过熊熊的计概助教,但一直没少让他费心。有时候略显强势,难免让队长魔方有些为难。尤其是执委会上的不冷静,让友组的主要成员果粒橙和秋霜尤其是队长南方很难堪,还有为此受了不少委屈,费了不少心的人。希望不要因为我,影响协会内部的团结。白河组和官厅组都很棒,白河组的整体实力也确实比官厅组要强,但是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谁杀谁,谁干扰谁,而是我们以后怎么避免特别是你追我赶直接或者间接导致没必要的摔车这类事情的再次发生,这些话我在执委会上也说了,希望不要因为当时的气氛而被误解。

很感谢大家给我“大师兄”这个称号(所以我抢注了这个id),让我这个在实验室一直叫别人大师兄的人也过了一把瘾。感谢所有曾经一起玩耍过的小伙伴们,认识了你们才让我感受到了另一种骑行的乐趣。很感谢车协这个大家庭,虽然有很多是我现在依然看不惯的地方,但是作为一个有悠久历史和如此规模的学生团体,很多不合理的地方也在所难免,希望车协越办越好。

差不多是时候说再见了,嗯,就这样吧,再见。

对不起不能再问候你是否还好了
对不起不能再早起叫你吃早饭了
对不起不能带着你去听音乐会了
对不起不能兑现明信片的承诺了
对不起,再见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