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述】【猿】A New Day Has Come.

一年了,又到了自述季,翻开尘封已久的博客,虽然每天还是有那么几十个人访问的,虽然我还会时不时去看看有没有人留言,但是上一篇日志已经是去年的自述了,终于,可以,更新了。

回想去年写自述的时候,那天是中午从帝都出发的飞机,目的地是即将度过接下来三个月时光的苏黎世。不过中间得在柏林中转,我还特意作死的买了第二天的转机机票,也就是说我将在柏林毫无接应的情况下呆一晚上,而这些一切都是我第一次一个人拖着行李去一片那样陌生的土地。由于拖延症,自述写了删,删了写,直到最后一天行李都打包好要上飞机了。从凌晨开始,我趴在床上,删掉了之前所有的只言片语,带着ddl就是生产力的信念,开始写自述了。本来是准备通宵写的,最后还是睡着了,虽然有点虎头蛇尾,虽然似乎正如那谁谁谁所说写晚了就没人看了,虽然很多人的回复只是挖了一个坑说等我回来之后再填(最终似乎并没有填),但是自述总算是写了。

千儿爷(@小千儿)说,不写自述是没法去暑期的。在可怜这位版主为了呼唤足音版每年一度雨后春笋之盛况各种卖萌甚至不惜发动威逼利诱等不计其数毫无下限的淫威时(好长(hei)……),我觉得还是应该给自己写一篇自述的,虽然,那时候的我肯定不会去暑期。故意放弃了最后几次训练考勤,故意在最后那段时光几近从协会的活动中消失,因为在一开始我就不属于这场盛宴,当这场盛大的宴席真正拉起帷幕的时候,也是作为旁观者的我该离开的时候了。

《A New Day Has Come》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陪伴着我的一首歌,如果对这首歌不熟悉,或者你知道唱它的歌手 Celine Dion,如果对歌手也不熟悉,那总应该知道《My Heart Will go on》吧?(要是还不知道就假装知道吧~)是的,这也是她唱的。说实话,Celine Dion不是我喜欢的歌手类型,《A New Day Has Come》也不是我喜欢的歌曲类型,但正如刚刚提到的,这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陪伴着我的一首歌,而我喜欢的是每次听着这首歌时就可以很容易平静下来的感觉,就像此刻正在写这篇自述时一样。

更夸张的说,这首歌很多时候像一份解药,在面对过于新鲜以至于产生畏惧的将来(不是@未来)时,在一切称心如意甚至有些得意忘形时,在身陷困境挣扎痛苦迷茫时,在沉沦于喧嚣为自己立足的净土打拼时,我都会或者说希望可以戴上那心爱的耳机,可以难得专心的做一件事——听一听这首歌。

说了这么多,我不会告诉你我是在凑自(字)述(数)的。我不会讲故事,也觉得没有必要把那些已经尘封为历史的情节从大脑深处挖出来,像鞭尸一样或者像咀嚼消化过的馒头一样,再一次去试图体味当时的体味,哦不,心情(@心情)。与之相配的是,我那渣啊(@渣啊)一样的记忆力,有很多很多事情,很难在我的脑海中留下印象,我不喜欢参加老同学聚会,很多时候就是因为他们在忆往昔峥嵘岁月时,我只能在旁边附和并且还要装出一副记忆犹新的样子。

记得小池在一篇足音下回复过“看起来协会是不少人生活的避风港啊”,一看到这句话就非常有感触,果然是段子手(学中文的)主席,一语道破天机。我当时跟着也回复了“我们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骑行着相同的路,却藏着不一样的故事,走的更远,只是为了遇到那个愿意与我们一起分享的人。”希望这段拙劣的卖弄表达了我的想法。

记得我完成或者保持冬训全勤的那段时间,很多人对我说,“你最近好活跃啊”,“你们(信科)烟酒僧怎么这么闲啊”,“你是不是要去暑期啊”,等等这类或是关心或是询问或是随口一说的言语时,我总是习惯性的给出“对啊”,“是啊”,“真的”之类干脆利落的答案,这一切背后的故事,没必要从坟墓里拖出来再枪毙一遍。

记得在Google瑞士实习时,刚开始跟我的Tech Leader聊天,他总是张口My Partner,闭口Partner,我的第一反应是,这人是Gay么。后来才知道,他是把自己的女朋友称为Partner。虽然完全暴露了英语渣的本质,但还是通过学习新姿势知道了这个后来我一直很欣赏的表达。从此我就放弃了找女朋友的想法,如果可以,我希望可以在不久的将来,遇到或者发现那个合适的Partner,可以与你分享我遇到你之前的所有故事。

看到这里,或许有人会发现,你前面说的不是有点自相矛盾么?是的,因为记性差,所以留下的才都是刻骨铭心的回忆,因为不刻意的去倾诉,所以能够促膝谈心的才是真正的伴侣。作为一个有洁癖的码农,我深知自己的很多想法过于理想过于极端,但是,在没有磨平棱角向现实妥协之前,如果可以这样走的更远甚至是一辈子,我愿意去尝试一下这么有挑战性的事。

看了看码表记录,从去年去瑞士到现在,有记录的骑行差不多正好突破了5000公里,冬训的拉练和前站,寒假的环海南,从上海骑回家,春训的拉练和前站,还有夜游、奥园、香山之类协会额外的或者是车队的活动,体重也从一度最巅峰将近100的公斤数,稳定到现在75左右的正常值。记得很多人问过或者说吐槽过,我当初买那辆Giant的ATX 770为什么配这么好的码表。当初买码表的时候,单纯的速度显示并不是我的主要需求,我希望一个可以记录骑行的工具,所以Garmin Connect便成为了我的不二(@不二猫)的选择,而Garmin产品线中最低端的Edge 200也成为了现在仍在用的记录仪。

有时候我也会想,我为什么喜欢骑行,为什么喜欢车队,为什么喜欢车协呢?很多次尝试给出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官方回答模板,但是总是对脑海里可以浮现的字眼充满了嫌弃,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我想很多时候,就像这篇自述的标题,就像一开始提到的那首歌一样,骑行、车队、车协对于我来说,是一种陪伴,骑行是这一切的基础和载体,车队让我体验着骑行的速度与激情,车协让我感受着骑行的坚韧和耐力,除此之外,更多的是通过这些遇到的人、发生的事以及在那些特定地点特定时刻的想法和心情。这是一场两只轮子上的舞蹈,在那巴掌大的坐垫上,上演的已经不仅仅是骑行,而是一个完整的世界。

感谢实践部,感谢实践部长果粒,感谢徒子徒孙无穷尽也的番茄,感谢每次出摊以及在二教地下教修车的其他人,在这里我学会了基本的修车(吐槽请见后文),让我再一个人扛着车上路时有了更多的坦然。

感谢队医组,感谢队医组长清扬,让我可以号称学会了基本的修人,知道了很多骑行相关的健康知识以及最基本的热身(俯背运动)、放松(抖手)、清创、药品、按摩、急救,让我更有信心将骑行变成我终身的爱好,让我在自己作死摔成哈士奇时,也相信可以靠着自己活下去(才怪)。

感谢网络组,在这里让我捡起了老本行,能够为协会发挥自己力所能及的光和热(虽然做的还不远远不够),很高兴能通过这里认识了各种上帝,也是在这里让我进一步认识了老蒋、小千、马丁,我从你们身上学到了很多。

感谢师父核桃,虽然你真的没怎么教过我修车(照应上文吐槽),但是我仍然很高兴能够拜你为师,你的脾性是我所羡慕崇拜的,这些深深影响着我,也是我所期望的达到的,这些薰陶,我将收益终身。

感谢车队,感谢熊熊,ss109,老弟,小s,魔方,镭总,鸡蛋,还有其他人(人太多,排名不分先后),熊熊是当初差点成为我师父的人(好像是因为洞洞所以……23333),也是拉我进车队的人。是车队里这帮喜欢作死的禽兽带着我认识了一种完全不同的骑行,现在我有了我的小一,乘着我还没那么老,让我们多作一作可好?其实车队也没那么作死,那种对爆发力、对技巧、对极限的挑战,希望可以在这里遇到更多臭味相投的你。

感谢车协,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尤其是在那段我最无助的时刻,毫不夸张的说,是靠着CAPU的陪伴我才走过了那段岁月,如果没有你,我不知道那些事情会怎样发展,更不知道此刻的我还能不能坐在这里写我的自述,来分享我愿意分享的故事。

感谢你们,在骑行路途中相伴的各位小鲜肉老腊肉,让我达成刷完全部职务成就的各位拉练队长,以及其他每次拉练训练有职务的工作人员,还有协会上层默默无闻却为协会活动开展尽职尽责的骨干,今世有缘,三生有幸,与你们相遇、相见、相识、相伴,是我这段时光最好的证明。

这就是我,扈煊,ID 猿,曾用ID 肖恩_Sean,人称 大师兄,这就是我2015车协年的自述。

A New Day Has Come.

4 thoughts on “【自述】【猿】A New Day Has Com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