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日环108109骑行记

单日环108109,近300公里,凌晨4点出发,晚上21点10分回到学校,骑行时间达14个小时,这是我的毕业旅行,第一季。

周六下午睡了很久提前补觉,晚上在实验室凑合一下坐等天亮出发。内心的兴奋赶走了所有的睡意,大概一点多的时候,为了找点事情做就早早换上了骑行服,在躺椅上躺了一会觉得有点不太对就去厕所想对着镜子整理一下。然而这时第一个bug就发生了,回来的时候发现实验室的门反锁了。当时我除了身上穿的骑行服什么都没有,钱包钥匙手机在屋子里,车还有其他的骑行装备都在屋子里。我的第一反应是完了,准备好的骑行计划要因为这么愚蠢的原因泡汤了。夜深了也没法找谁帮忙,于是深呼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想到可以从阳台的门进入实验室,但是观察了一下,走廊的窗户离阳台太远没法过去。去楼下问了值夜班的大叔碰碰运气,不出所料他并没有实验室的钥匙。我想到了放弃,想到了有没有可能借一辆别人的车按照原计划出发,想到了明早谁有可能最早来实验室那时候出发还来不来得及,甚至想到了怎么跟别人解释我穿着骑行服坐在实验室门口苦苦等待的情景。坐在地上平静了几分钟之后,我决定还是应该做点什么,以前经常开玩笑说的用身份证把门打开的方法,可我身上连一张类似的卡片都没有。在楼道里环顾了一圈,最后在垃圾桶里找到了一张硬卡纸,虽然不确定有没有用但也只能试试了。 一开始并不顺利,自己根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硬卡纸可能也没有身份证硬,然而生活就是这么奇妙,当我快要放弃的时候门开了,看到门打开的那一刻,内心的激动是无以言表的,嗯,后来有师弟在的时候我又给他表演了一遍。

经过撬锁记这么一折腾,更加没有睡意了。在躺椅上每隔一段时间就想起外面看看天有没有亮,终于03:45的闹铃醒了,但是出去一看天还是蛮黑的。不过想了想,应该刚开始这一段都是有路灯的,我又一直担心自己今天回不来,所以还是收拾行装准备出发了。一切都跟平时一样按部就班,但是收拾补胎工具的时候发现气筒坏了,幸好多看了一眼并且实验室还有一个备用的,不然路上万一出事就完了。出发的时候在学校南门的时候还遇到了今年飞行团的大哥大姐等人给另一拨我没看清是谁的人送站,是的,我是担心自己今天回不来,所以简单打个招呼就走了。走到万泉河桥的时候,天还没有翻鱼肚白,但是一瞬间,所有的路灯都灭了,只剩下警示牌之类的霓虹灯灯光。当时我的心情是复杂的,周围虽然不是伸手不见五指但也是没法提速的骑行环境,我不记得有没有带手电了也懒得拿,就继续迎着头皮骑。压弯下立交桥坡的垫了块石头,过桥洞的时候又碾了一个坑,幸好有心理准备车把都控住了,不然出门就摔那也太丢人了。

IMG_1709

IMG_1710

天渐渐亮了,因为做好了骑行一整天的准备,所以骑的也比较保守,速度不算太快。在永定河畔还拍到了自认为不错的朝霞和朝阳。因为是长途所以也没有按照协会的节奏20公里一休息,大概05:30的时候到了妙峰山的桥洞,算了算速度似乎还行,稍微休息了两分钟就继续出发了。早上的气温还是挺舒适的,就想着这段时间多骑一会所以一只沿着国道109走也没看地图啥的,后来果然错过了东方红隧道的拐弯口,等到了反爬东方红的起点才反应过来。当时真有种想回头重爬一遍的冲动,但是还是怕自己今天回不来,于是认怂就直接走了,这个遗憾只能留给以后补了。

错过了第一个爬坡,上午的强度也低了不少,06:50左右就到了雁翅协会常去放入休息点,正好旁边有一家卖包子的早餐铺,我没吃早饭也一直几乎没休息所以索性就当休息点了。两个包子一碗小米粥,包子不算很好吃但还算可口,小米粥略烫所以喝的有些心急。猛吃了好几口咸菜,就当给今天提前补充盐分了,草草喝完粥和老板到了个别就继续出发了。一开始骑的很慢,主要是为了消食,但是冥冥中有感觉到不能停下来。

IMG_1712

大概08:47的时候终于到了斋堂水库,之前小弟跟我说估计他睡醒我就已经到了斋堂水库了,但是骑的时候我才发觉好像并没有想象中的快,所以到达之前一直都担心小弟会发微信来问我你到斋堂水库了吗?终于到了也就歇了一口气,停下来拍拍照片神马的,不得不说斋堂水库的景色还是很不错的,照片拍出来也无需滤镜。蓝天碧水,很久没有在帝都看到类似的色调了。

IMG_1713

IMG_1714

上午后来都挺平淡的,一路都挺挫,一边骑一边想着今天完了,虽然回来看GPS记录才发现是一路缓上。遇到了几个很短的小坡,一爬坡就要死要活的,继续药丸的节奏,但是所幸都发现坡不长,所以里程上的进度还行。就这样走完了109国道的部分,在岔路口玩了会微信就当休息了。不过一路上几乎看见像样的小卖部就会去买水,一般是买三瓶,一瓶可乐或者运动饮料当场喝完,还有一瓶咖啡或者红牛也是当场干掉,然后还有一瓶矿泉水会倒在水袋里,如果水袋比较瘪还会买两瓶灌上。保守估计这一天一共喝了十几升的水,想想也挺刺激的。

IMG_1718

109国道连接108国道的路段是一个坡,提前就知道了所以也并没有惊讶。爬坡的路段是北京境内的县道,路况并不比国道差,所以虽然挫了点爬的还算舒服。在坡顶看到了河北界的牌子,没想什么就直接放坡了,然后没过200米就有指示牌说前方修路。此时我仍旧没想啥,后来果然还是我太naive,那坑坑洼洼的土路,还伴随着水流直接变成了泥战,一路的碎石子还有修路的工人和推土机之类的机械,让人感觉回到了暑期。幸好我骑着的是心爱的F29,要是骑公路,有些地方估计就得下车推了。骑着F29压弯还滑了一两次,根本不敢相信我现在的渣渣体力骑公路会怎样。虽然最后有惊无险的通过了这段准穿越路,但是车上和鞋上已经全是泥浆了。眼镜上也溅了不少泥点,一路擦,要不是带了头巾,还有不少泥点应该就直接口服了。

IMG_1725

大约11:26的时候到了九龙镇,镇中心是在一个小坡顶,看时间还早并不是吃午饭的时间就直接走人了,过了九龙镇放个小坡就上了108国道。转向108的时候是一个负角度的弯,我差点走成了相反的方向。差点走错的另一个原因是这个弯上来之后就是一个上坡,确认了好几秒我才下定决心开始爬坡。事实证明我想的还是太简单,这个坡仅仅是整个下午煎熬的开始。一个强度和妙峰差不多的坡,但是由于人挫加上天气实在太热了,我中间歇了两次,进入北京界的时候看着是一个类似于坡顶的地方,但是卖水的小哥告诉我前面的坡还远着呢,当时心里真是百感交集。

IMG_1733

终于在16:06左右,到达了霞云岭,在一个商店买水休息,已经放了一段缓下,看着前面的地图曲曲折折的路况以为又要上,不过商店的老板说前面都是下坡了。这个缓下骑起来其实并不是非常爽,尤其是山马的胎阻加上双盘的齿比,想要保证速度在35+都会比较费力。为了让自己调节下体力,基本速度能保持在30就不蹬踏了,就这样一路下到了潭柘寺路段。

潭柘寺是计划中路线上最后一个上坡,反爬戒台寺那段也不长,路线也算比较熟悉了,本来还挺有信心的。但是上坡爬着爬着还是上坡,一直到看到了松树岭隧道才想起来是自己少算了一个坡,所以这么看来108的强度要比109大不少。然而故事并没有结束,当反爬完戒台寺的时候,我终于打算歇口气了,但是却发现下来之后的108国道也修路了,一脸懵逼的我只好打开手机导航,然而导航出来的结果是从南面绕了一大圈。没办法,人生地不熟的我只好认导航宰割了,大部分路段都是在穿越城乡结合部,路况不咋地还有不少也被迫改道的大卡车,还爬了几段小上坡,心里总感觉亏了,最后穿过园博大道才踏上了熟悉的京原路。

本来感觉还是有希望天黑之前到学校的,但是绕了一大圈速度又快不起来了所以最后直接弃疗了。从石景山路转到万寿路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还是一样懒得搞手电筒了,就一路摸着黑骑了。熟悉的蓝靛厂,最后还还小小的飙了一阵,终于在21:12的样子回到了实验室。

回来之后整个人都解脱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释放感,浑身发臭怕弄脏了躺椅,索性直接睡地上了。没想到这躺就难爬起来了,连和麻辣烫小哥约好的夜宵都抛在了脑后。半夜冷了就把防潮垫铺在了地上,继续睡,就这样一直睡到了天亮。

其实一路上想了很多事,想到了在P大的这几年,尤其是最后这一年,想到了近段时间的一些得得失失。其实有很多事都像单日108109一样,一开始觉得很难,路上也不能说不艰辛,还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意外,但是当回到起点再来回头看走过的路时,心中更多的是一份坦然。就算遭受不公和非议,没有什么可能阻止我们向前的步伐。有些心愿或许终究不能实现,但是真正重要的是那些努力而不是结果。有些事情是可以靠着自己去改变,然而有些事情毕竟无法强求。

第一季结束了,下一站去哪?

我的朝圣路

注:本文是作为北京大学自行车协会2015年暑期远征飞行团大哥的暑期感想

世上有多少个朝圣者,就有多少条朝圣路。 —— 周国平《各自的朝圣路》

当我还是一个新会员时,一开始只是追求骑行飙车的速度和车轮留下的行迹。在参加协会活动之前,骑着单速在市内刷过几十公里的骑游,包括香山公园南门的上坡;刚买山地车不久就一个人刷过双日京津往返,那时候还不会补胎更不知道什么叫补胎工具;也参加过屈指可数的校外骑行俱乐部的活动,爬过解字石,很挫。那时候的我正如大家口中的“骑友”一样,仅仅只会骑着车向前,虽然体力还行但实际上也并没有快到哪里。一开始刷奥园大概也就勉强进15分,其它哪怕是最基本的骑行姿势都不了解,更不用说修车修人。

后来参加了协会拉练,大队前进的速度要比预期的慢,我又不擅长搭话,所以就蒙着头刷了不少留口。一开始并没有想很多,只是单纯的觉得跟着大队节奏骑不够尽兴,后来似乎很多人正是由此知道了我,也算是意外的收获。再后来接触了修车修人,出摊地和二教地下的修车讲座,队医组的例会,当了不少次没有押后资格的押后,也当过几次刻骨铭心的队医。在这期间还有幸认识了车队的一帮人,刷奥园的成绩稳中有升,也参加了一些口味很轻的XC,打了交流赛虽然成绩很烂。

一开始骑行对我而言只是扛着车上路,但随着车轮走过的路越来越长,路的类型越来越多,骑行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多样,这两个字也不再那么简单。大队骑行要保证整个队伍顺利有序的推进,小队骑行要照顾好每一个团队里的小伙伴,车队骑行不仅要更紧密的团队合作,更要不断突破极限挑战自我。面对新会员时,要尽可能的将一些基本的骑行知识传递给他们,有职务在身,尤其是当队医或者押后时,要及时果断的处理好一切可能的突发情况。

就这样骑着骑着就不得不面对在CAPU的终极问题了——暑期究竟是什么?我要不要去暑期?我为什么要去暑期?我不知道需要用多少文字来专门回答这个问题,但我可以确定的是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答案。有人会把拉练当作团队协作,也有人会把骑车当作体育竞技,有人把车协活动当作日常锻炼,也有人或许只是为了认识更多的人,顺便走出校门,看看外面的风景。CAPU能凝聚这么多人气,我想应该正是通过相同的骑行承载了大家不同的梦。

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朝圣者,都走在各自的朝圣路上。

Le vent se lève, il faut tenter de vivre. —— Paul Valéry 《Le Cimetière marin》

知道这句诗并不是因为有很高的文学修养,而是因为喜欢看宫崎骏的动漫,这是他的收官之作《起风了》中的经典台词。这部动漫虽然改编自一位日本作家的同名小说,但是这句台词的原始出处是这位法国诗人。这句诗有很多种翻译,其中我最喜欢的是“纵使疾风起,人生不言弃。”并不是说这句话有很深奥的哲理,而是正好机缘巧合,这句话陪伴着我走过了之前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坎坷或者说经历。

记得之前在博客里倾述时,有个朋友只评论了一句话——“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er.”。虽然是很久没有联系的朋友,但我看到这句话时还是非常感动。不仅仅是因为很久不更新的博客还有人默默关注,更因为在种种事情逐渐平息之后,再看到这句话时会有一种完全不同的发自内心的感慨。那些孤独无助,那些强颜欢笑,那些隐忍坚持,都已不再像当初那样令人痛苦不安,而变成一种更单纯的只属于自己的体验。

暑期对于我而言一直是“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的存在,毕竟早已不是初入校园的年纪,有很多事情已经身不由己。本来前一年就可以坚持一下争取去暑期的,但是因为一个非常宝贵的实习机会,我放弃了。看着昔日一起玩耍的小伙伴们各自成团上路,那种内心煎熬的滋味我是知道的。本以为再也没有机会,准备把这一切默默的埋藏在记忆的角落时,谁曾想到我在这个园子里又呆了一年。我不知道这是不幸还是万幸,但是我知道这让暑期之路又重新拥有了可能。

然而一切并不是外表看上去的那么顺利,这一整年其实都因为一些事情苦恼着,而骑行某种程度上变成了我最主要的排解或者说是发泄的方式。在决定去暑期之前,那些令人烦恼的事总算有些着落,然而换到新的实验室,我无法确定新导师是否允许暑假能有这么长的假期。后来要跟车队的小伙伴参加在韩国举办的比赛,时间也跟暑期有冲突,去比赛就必须要追队。再后来比赛期间发生了并不是很严重的摔车,但是我身上却有多处面积不小的擦伤。我不会忘记跟导师提出暑期要长途骑行时的忐忑,也不会忘记作为大哥却只能给弟弟妹妹送站的纠结,还有面对摔伤困扰时的烦恼。因为连续骑行还经历了雨战好几处伤口都感染了,而我能做的只有每天给自己清创,甚至在追上队之前都没敢跟团众提摔车的事。一是怕大家担心,更是怕团儿知道了不允许我追队。

每次面对已经发生或者可能发生的变故时,我都犹豫过,还要不要去暑期。虽然一直磕磕绊绊,那伤口清了一路创,快到目的地才真正好了,但是一切都平平淡淡的过去了。感谢导师的理解,感谢团众的信任。此生有幸,收获了一帮弟弟妹妹,也收获了一个美好的暑期。

起风了,要努力活下去。

Love all, trust a few, do wrong to none. —— William Shakespeare 《All’s Well That Ends Well》

协会在内部倡导的“团队·梦想·爱”与这句话有着很多相通之处,只是对于个人而言我更喜欢这句话的表达。我们完成了一次暑期远征,在祖国大地上用车轮留下了属于自己的行迹,历经路上的相依为命和种种磨合,成为了一个团队,成为了“一家人“。然而没有谁是无可替代的,相聚也正是分离的开始。在一切风平浪静之后,暑期究竟在我们身上留下了什么,我们又应该怎样跟后来人描述所谓的”暑期梦“?

我是个急性子的人,遇到看不惯的就会忍不住说出口,还经常因为急躁和不善于表达好心办坏事。尤其可恶的是,往往是越亲近的人越容易受到伤害,所以”注孤生“什么的我早就认了,一个人也同样可以充实快活,还是不要祸害别人的比较好。记得我刚追上队,团儿就提醒我,遇到什么事都不要着急。这是我最佩服团儿的地方,虽然经常腹黑又时常逗比,但是关键时刻很精明或者说很睿智,像他的ID一样犀利,一针见血直指要害。我并不知道他是早有准备还是随口一说,但是这句话却成为了我一路谨记的信条。虽然路上还是着急吼过人,在团会上也抱怨过,但是所幸并没有出现什么大的变故。

有句话已经不记得最原始的出处,只记得原话大概是”冬游让你认识到一个人有多好,暑期让你认识到一个人有多坏。“每次想到这句话我都会不禁打个寒颤,因为我总觉得这句话说的就是我。我有不少朋友,也因为自己的脾气得罪过不少人,真正相处得来一直保持联系的屈指可数,虽然跟他们的关系确实很好很好。所以在日常生活中,保持距离便成了我的一条潜规则。然而暑期恰好创造了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让一个团的人朝夕相处更彻底的暴露了自己,在相互包容的同时也在不断的完善自我。我想对于我来说,这就是暑期给我留下的最宝贵的也是我最希望分享给大家的东西。

爱所有人,相信一些人,不负任何人。

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 —— 王小波 《红拂夜奔》

很喜欢小波的这句话,只是深觉自己阅历不够,没有资格做任何评价。只想用一个不太恰当的类比作为结束:一个人只拥有骑行经历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美好的暑期。

【不是自述】浪漫骑士——猿

现在是北京时间2014年05月28日的凌晨1点03分。

这篇不是自述的自述总就在计划之中,只是因为出国的事加上拖延症一直难产。终于,学校的事差不多完结了,即将开始的异国生活也基本安排妥当,今晚为了提前倒时差最好通宵,于是终于可以静下心来写一点文字了。

其实之前花了不少时间试图构思行文,还好不容易憋了两三百字,现在回头看感觉好做作,直接删掉,还是来擅长的流水账好了。

关于题目。题目源自李银河在王小波辞世时的悼文《浪漫骑士·行吟诗人·自由思想者》。一直很喜欢小波,读过他几乎所有的作品,虽然很多都没什么印象了,但是那种的崇拜和向往从未削减过。虽然这里的骑士应该是指knight,但我更愿意将它理解成骑行者,一个浪漫的骑行者。

关于ID。说ID之前还是先说姓名吧,身份证/学生证上我的名字是“扈煊”,这也是我的本名,从生下来就没改过。后来有了人人网,非要填真实姓名,作为有洁癖的码农,自然不想轻易出卖自己的隐私,于是就有了“胡旭安”。加入车协之前,我就在论坛上注册了账号“huxuan”,后来出摊报名了,才得知需要一个正式的ID。想了很久一直没想到什么好的,最后就偷懒用了自己的英文名“Sean”的汉译“肖恩”。后来不知不觉之中就成为了大家的“大师兄”,口口相传,也就被赐予了一个新ID。再后来经历了双日的波折,实在没有脸面以原来的面目见大家,就换了现在这个ID——猿,这也就是我现在的主ID。

关于骑车。其实我的骑龄也就刚过一年没多久,行程一共也就3000多公里,说来实在惭愧。

一切还得从现在依然服役的代步单速说起。我本科是北航的,大二下的暑假就联系到了现在的实验室当实习生,在老师(也就是现在的小boss)通知我来实验室时,当天就去清华西门买了这辆单速,每日往返于北大北航之间,后来就成为活动范围主要在园子里的代步车。所以,我常常说,这是一辆见证我在这个园子里历史的车。第一次跟一个小伙伴刷街,主题是北京市市属公园一日游,一共有11所公园,北至香山,南至陶然亭,全长才60KM左右,不过骑完之后就感觉整个车都不好了。后来这车虽然一直这里那里有问题,爆过胎换过后轮,换过好几次坐垫,换过刹车,换过脚踏,但是车一直默默的彼此相伴着,没有被偷车贼的看上,跟没有被丢三落四的我忘记了停在什么地方,没注意都快四年了。

第一次比较正式的骑行是在去年五一,借了别人的ATX770和几乎全套装备(我当时什么都没有,除了衣服,还不是骑行服),在另一个小伙伴的指导下两天往返望京和青龙峡。当初并没有什么目的地,就是按照水路来走的,途径了怀柔水库、燕栖湖、红螺寺水库、青龙湖,全程大概170KM。这次骑行对我最大的感受是四个字——相见恨晚,也就是从此以后真正喜欢上了骑行吧。这次骑行对我最大的影响就是骑行服,因为经过两天的骑行,最痛苦的是两个部位,一是屁股,二是手臂,屁股自然是因为坐垫,手臂是因为穿短袖被晒伤了,回来洗澡时直接掉了一层皮,根本沾不了水。所以,当时还没什么钱的我花“巨资”买了一条至今看上去还是挺不错的骑行裤,骑行服也果断买了长袖的。想到那时候,刷G110那种大马路一天不到100KM还能双腿乏力,记得当时最后回来,搬车上楼再下楼,腿一软差点从楼梯上滚下来,真是唏嘘不已。

研一暑假我买车了,也就是大家看到的主色调为黄白黑三色的2013款ATX770。之所以买G家其实是因为上高中时就见到有走读的学生骑着G家售价应该是998的公路,当时对车完全没啥了解(虽然现在了解的也不多),就是觉得很酷,但是因为是住校,还有家里父母不支持的原因,一直没有能拥有一辆属于自己的“车”,所以权当圆了自己对G家很久以来的憧憬。买ATX770型号除了因为价位比较合适,还是因为之前借过几次别人的同型号车,2013款又略有改进,比如换成了BB5碟刹,变成了27变速。不过买车的过程并不顺利,在北航东门那个店被忽悠买了777,但是陪同一起去的小伙伴在我急冲冲的付钱之后觉得车不好,主要是车垫没有770的舒服,油刹使用起来也不是很适应。但是想换车的时候,收了钱的店员里面就翻脸不认人了,不给换车也不给退钱,后来打了110报警警察来了才退了钱,最后是在清华西门的店买的。当晚就去刷了三圈奥园,但是当时要将近15分钟才能刷一圈,现在再看看当时的记录真是只能呵呵。

上学期开学不久我就经历了人生第一次长距离爬坡——解字石,当时还是跟着之前一直抱大腿的一个小伙伴,不过队伍稍微大了一些,是望京那边自发组织的骑行队伍。他们从望京过来,我在G6上的西二旗桥与他们汇合。第一次6.4KM的上坡就爬了一个多小时,中间停下来歇了不知道多少次,左右腿还各抽筋一次。当时还是小伙伴一路陪着我爬的,要是我一个人估计半路就认怂了。不过这也是有历史性意义的一次,因为我购置齐了主要的装备,包括Garmin Edge 200 GPS码表、骑行裤、骑行眼镜,还有头盔。

最艰苦的一次骑行是上学期的国庆,三人小分队三天多的时间骑了超过500KM,而且每天几乎都有至少两个上坡。雁栖湖、红螺山、琉璃庙、喇叭沟、燕山大峡谷、白河堡水库、燕山天池、解字石,感觉就是今年几条双日路线的一个凸包?印象最深的是第二天和第三天,都是夜路放坡。第二天是横穿燕山大峡谷后上G112赶往白草镇的路上,天色将暗看地图也快到目的地了,结果看到路边一个牌子说前方4KM连续上坡,当时就歇菜了。连推带爬的到了山顶,天已经黑透了。这时候发现路边有一辆车亮着灯,是两个开车出来准备穿越沙漠的驴友。他们上坡的时候看到了我们,到顶了就一直在等我们,知道我们没有吃的喝的了,就从车里拿出了饮料和巧克力,还说放坡跟在我们后面帮我们照明,一路上还不断鼓励我们,告诉我们还剩下几公里到下一个住宿点。我们也像被打了鸡血一样,在夜色里一路狂飙,最后我们还一起找了农家院,一起喝酒吃饭,聊天扯淡,那种内心的温暖的溢于言表的。第第三天是从燕山天池夜路放坡下来,期待的好心人没有再次出现,我们很谨慎的下坡,每隔一会就前后喊话确保不走散,在山脚人烟稀少的村子里突然发现了一家还亮着灯的小卖部,虽然东西不多,但对于没吃晚饭没有水的我们已经是人间美味,进去一顿狼吞虎咽老板都没提钱的事,还帮我们倒开水告诉我们去哪能容易找到住宿点,路怎么走。如果说团队骑行更看重的是团结合作,这种素未相识的感动更显得珍贵吧。

上学期虽然报名了车协,但是一直是有缘无分的状态。凤凰岭迎新跟小班的秋游冲突,而且我还带了三个小伙伴,也从凤凰岭绕了一圈然后才杀向秋游的目的地上庄水库。记得在凤凰岭牌坊前的上坡还碰到了车协的队伍,当时一口气还杀了不少人,只不过那时候完全不认识协会里的各位,不然说不定还能认个脸熟。后来京津拉练,我是在一周之前就一个人单枪匹马两天刷了往返京津。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我是不会告诉你们我当时连补胎都不会,就那么扛着车说走就走的上路了。而且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单飞,虽然都是大平路,但是一个人刷真是太容易让人绝望了,总是想着怎么还没到之类的。第二天回程时半路遇到了两个挺厉害的人,就一路紧紧跟着,几乎是30+的均速刷回来的,而且因为是午饭后才出发,路上同行的一个人还扎了胎,我们顺势在路上吃了晚饭,导致走了挺久夜路。我那坑爹的灯完全起不到照明效果,幸好是抱了别人大腿,不然真不知道怎么回来。只记得当时回到长安街,看到天安门上的毛主席头像时,第一次体会到了朝鲜人民见到金三胖的感动。

直到国庆夜游,才是我第一次正式参加车协的活动,也着实麻烦了队长乱舞。因为一直忙着实习,白天都没时间检车,还是晚上出发之前补检的,一路上还试图跟队长搭讪,第一次留口神马的,最后回到学校做放松的时候,我还成功将外套落在了别人车上,最后也是队长在学一东南角转交给我的。后来直到实习离职了,才有时间参加拉练,十三陵和潭柘寺,主要貌似就是刷留口了,没干啥好事也没干啥坏事。不过中间还参加了一次车队的训练,也就是奥园体侧,那叫一个挫,不提也罢。另外就是五四训练,我可以很自豪的说我一次都没去过,不知有没有全勤奖相对的论坛徽章颁发~【误

这学期在车协才算活跃了一些,参加了黄花城、莲石湖、八达岭(前站)、禅房、九龙山穿越(A组队长)、官厅双日,除了西山因为不在帝都没去成,五四也露了几次脸,靠厚着脸皮跟各种人搭讪,也算混了个面熟。前旗、前助、后旗、午饭前站、队长,应该刷了除了技术组和队医组资格才可以的押后和队医以外的几乎所有职位(还有拉秘和DV?)。跟大家有过很多愉快的经历,也因为自己傻逼干了一些坏事。

其实本来应该可以靠着车队训练刷够考勤的,本来如果坚持一下参加跑步体侧应该也至少能勉强及格吧,但是最后几次五四都没有去,跑步体侧直接没有参加。因为这一天终究到来了,一段三个多月的异国之旅,看似风光却一样饱含着心酸。不能跟好基友一起夜宵了,师兄师姐毕业了不仅不能陪他们拍无节操毕业照,以后去不同的地方发展就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再见面了,更重要的是,我没有可能去暑期了。从一开始就是考勤与我无关,互评与我无关,分团与我无关,恢复性训练与我无关,这种感觉很绝望,特别是在分团之后,看到大家终于踏上暑期之路了,我只能用忙着出国作为借口来安慰自己。说好了来年再战呢,可是未来的事谁知道呢,明年要忙毕设,还要找工作,年纪大了很多事情就由不得自己了。我就是一个反面教材,各位小伙伴们谨记。

这种低落的情绪一直持续了很久,直到不久前看了《About Times》,电影里可以穿越时空的主人公最后终于明白,我们并非第一次就能把事情做好,也没必要第一次就把事情做好,跌跌撞撞才是我们的人生,现在才是最美好的现在。

本来是准备通宵写这篇文字的,但是很不争气的睡着了,所以有点虎头蛇尾。留下的坑,以后再来回忆好了~

我是扈煊,单字ID猿,曾用ID肖恩,人称大师兄,信科12级硕士,90年07月20日(我真的是90后……)。

书毕,收拾行囊,踏上征程。

现在是北京时间2014年05月28日的早晨7点28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