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初雪

难得起了个大早,室友似乎还没有醒,便轻手轻脚的起来洗脸刷牙,胡子几天没刮就挺长的了。已经不记得什么时候买的手动剃须刀,只知道从那之后以前用的电动就被打入了冷宫。热水浸湿,打上剃须泡,便开始了男人专属的享受。简单收拾完之后,便匆匆出门了,室友翻了个身,希望没有太打扰到他。在宿舍楼道口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窗外,竟然下雪了。不是之前的那种星星点点,落到地上就看不见了,而是整个世界都被漫天的雪花包裹了。难得去食堂吃了正常的早饭,打着伞穿过校园,雨伞并不能挡住很多飘着的雪花,袖口和衣襟都落了不少雪。实验室还没来人,正好打开我的音响,没想太多便点开了vivaldi的四季,只选择了冬的章节,多么契合时宜的音乐。这就是我期待的北京的初雪。

以前间接的养过一段时间仓鼠,据说仓鼠只有几天的记忆?可是每当我想回想过去的时候,也总会觉得自己留给回忆的空间实在太少,很难想起一些过去发生的事,当然刻骨铭心的除外。去年北京刚下雪的时候,我在做什么呢?应该是还在纠结学校的事情?前年呢?那时候已经从微软实习离职了?开始准备Google实习的面试了么?再往前呢?那时候似乎还没有跟初恋女友分手?更细节的真的不记得了。

生活或许就是这样,即使是相同的风景也会因不同的当下拥有截然不同的心情。这究竟是命运的玩笑,还是自身使然?我更愿意相信后者,因为我对自己的期望,就是过一点与一般人不同的生活。我不希望把自己束缚在那个亘古不变更显得枯燥无味的轮回里,学习,工作,结婚,生子,功成名就亦或是默默无闻,最终颐养天年。如果当头发花白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这一辈子就是按照大家都默许的那条路往上爬,那该是多么令人绝望的事,至少对于我而言一定是这样的。或者这种想法在某种程度上会显得很幼稚,但是我不觉得我应该这么早就“成熟”,那样太无趣了。

最近并不是很忙,但也不是很闲的程度。实验室的进度比自己预期的慢,主要是导师比较nice,自己的惰性又有点死灰复燃。Coursera上的选了好多门课,倒是赶了好几次deadline,但是总觉得自己心态有点浮躁,学习也略显得功利。Google的面试进度很慢,老外这种风格我也算比较习惯了,所以准备面试也显得有心无力,选了一门算法课,偶尔刷几道题,我终究还是无法接受题海战术。封车了自然就不骑了,其实心里还是会痒痒的,只是觉得这个中断是有必要的。如果说的玄虚一些,最近的一切应该都在为了面试努力培养一种平静的心态,当然也可以简单的概括成堕落的借口。至于结果,谁知道呢?

雪会停的,生活还要继续的。

开学了

坐公交凡是路过学校附近,路边都停满了车,巨堵无比,好像生怕人不知道是9月1号了一样。

今天进北大没有查证件,不知道保安哥哥对自己的权力丧失是否会感到沮丧。

北大其实挺大的,但是学生的日常活动范围很小,再加上游客的乱入,就呈现出人巨多路巨挤的架势。

报到点就在东南门一进门旁边的广场,在报到点别的队伍都只有几个人的情况下,壮哉我大信科愣是从广场中央一直排到了体育馆的门口。

拿到了校园卡、洗浴卡、宿舍钥匙,再也不用每天拿着临时饭卡在食堂里接收各种异样的眼光了(可能是我太敏感了)。

其实开学了还是有点小学生背书包的兴奋劲的,但一到宿舍就淡定了,一夜回到解放前说的就是这种场景吧。水泥地面、上下铺,披着浮灰的家俱,连电话线和网口都是硬生生后拉老长的线扯进来的,还有什么话可说呢,要流的泪都没有了。

本来想见见舍友,结果等了半天,只见行李不见人,也罢,走人,回实验室,还是那里干净些。

在实验室坐了一会呆不住了,逛逛未名把之前买的备用手机30块钱处理了,然后背着书包回家。

GF被坑爹的美团压榨着,不仅奇怪的休假导致其不能陪我去报到,竟然还要加夜班,所以为了省家里的电,我就来蹭网了。

然后就写下了这篇日志作为开学纪念。

澡堂之留恋

要回北京了,抽个时间去澡堂洗澡,只为洗干净好滚蛋,却不知为何大发感慨甚至开始留恋起家乡的澡堂来……
刚开始抱怨在北京洗澡都不如在家爽,只有淋喷头,没有浴池,没有擦背的……曾经试图在校园周围找找有没有浴室。可是不仅数量濒临灭绝,仅存几家的门面就让人却步,我可不想走出来的时候为自己的钱包哭成泪人……北京的高消费啊!¥~%&*$@#……(哭穷中……别管我!)
泡在浴池里面,思维开始随着周围的蒸汽涣散开来。突然想起了高三,想起了去年的高考。记得一次学长讲经时,说到他放松的方法就是去泡澡,从此本人深信不疑,成为澡堂的忠实粉丝。以至于高考的时候,每考完一门就一定要去澡堂泡上个把小时,那种感觉,不亚于社会主义中的小资吧。现在想想,那时的高考真的成为了前所未有的享受,令人神往!
现在在北京求学,每年在家的日子更加少得可怜,离开了江南水乡,也就和水失去了几分亲近。北京的热岛效应很明显,全年少雨,城区尤甚。洗澡用的是热水器,虽然经常洗,可每次都如完成任务般草草了事,那份惬意全无。突然从心底升起一丝悲哀,生命、人生、生活……或许我真的是传说中的享乐主义,追求所谓的没有任何意义的品味,虽然和拜金主义无关,却是同样的奢靡……
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周围的人和物,是那样的熟悉、那样的亲切,可是这一切即将离我而去,下一次再见,可能就要等到明年了……闭上眼睛,不再去想,不然真的不知该如何别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