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初雪

难得起了个大早,室友似乎还没有醒,便轻手轻脚的起来洗脸刷牙,胡子几天没刮就挺长的了。已经不记得什么时候买的手动剃须刀,只知道从那之后以前用的电动就被打入了冷宫。热水浸湿,打上剃须泡,便开始了男人专属的享受。简单收拾完之后,便匆匆出门了,室友翻了个身,希望没有太打扰到他。在宿舍楼道口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窗外,竟然下雪了。不是之前的那种星星点点,落到地上就看不见了,而是整个世界都被漫天的雪花包裹了。难得去食堂吃了正常的早饭,打着伞穿过校园,雨伞并不能挡住很多飘着的雪花,袖口和衣襟都落了不少雪。实验室还没来人,正好打开我的音响,没想太多便点开了vivaldi的四季,只选择了冬的章节,多么契合时宜的音乐。这就是我期待的北京的初雪。

以前间接的养过一段时间仓鼠,据说仓鼠只有几天的记忆?可是每当我想回想过去的时候,也总会觉得自己留给回忆的空间实在太少,很难想起一些过去发生的事,当然刻骨铭心的除外。去年北京刚下雪的时候,我在做什么呢?应该是还在纠结学校的事情?前年呢?那时候已经从微软实习离职了?开始准备Google实习的面试了么?再往前呢?那时候似乎还没有跟初恋女友分手?更细节的真的不记得了。

生活或许就是这样,即使是相同的风景也会因不同的当下拥有截然不同的心情。这究竟是命运的玩笑,还是自身使然?我更愿意相信后者,因为我对自己的期望,就是过一点与一般人不同的生活。我不希望把自己束缚在那个亘古不变更显得枯燥无味的轮回里,学习,工作,结婚,生子,功成名就亦或是默默无闻,最终颐养天年。如果当头发花白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这一辈子就是按照大家都默许的那条路往上爬,那该是多么令人绝望的事,至少对于我而言一定是这样的。或者这种想法在某种程度上会显得很幼稚,但是我不觉得我应该这么早就“成熟”,那样太无趣了。

最近并不是很忙,但也不是很闲的程度。实验室的进度比自己预期的慢,主要是导师比较nice,自己的惰性又有点死灰复燃。Coursera上的选了好多门课,倒是赶了好几次deadline,但是总觉得自己心态有点浮躁,学习也略显得功利。Google的面试进度很慢,老外这种风格我也算比较习惯了,所以准备面试也显得有心无力,选了一门算法课,偶尔刷几道题,我终究还是无法接受题海战术。封车了自然就不骑了,其实心里还是会痒痒的,只是觉得这个中断是有必要的。如果说的玄虚一些,最近的一切应该都在为了面试努力培养一种平静的心态,当然也可以简单的概括成堕落的借口。至于结果,谁知道呢?

雪会停的,生活还要继续的。

开学了

坐公交凡是路过学校附近,路边都停满了车,巨堵无比,好像生怕人不知道是9月1号了一样。

今天进北大没有查证件,不知道保安哥哥对自己的权力丧失是否会感到沮丧。

北大其实挺大的,但是学生的日常活动范围很小,再加上游客的乱入,就呈现出人巨多路巨挤的架势。

报到点就在东南门一进门旁边的广场,在报到点别的队伍都只有几个人的情况下,壮哉我大信科愣是从广场中央一直排到了体育馆的门口。

拿到了校园卡、洗浴卡、宿舍钥匙,再也不用每天拿着临时饭卡在食堂里接收各种异样的眼光了(可能是我太敏感了)。

其实开学了还是有点小学生背书包的兴奋劲的,但一到宿舍就淡定了,一夜回到解放前说的就是这种场景吧。水泥地面、上下铺,披着浮灰的家俱,连电话线和网口都是硬生生后拉老长的线扯进来的,还有什么话可说呢,要流的泪都没有了。

本来想见见舍友,结果等了半天,只见行李不见人,也罢,走人,回实验室,还是那里干净些。

在实验室坐了一会呆不住了,逛逛未名把之前买的备用手机30块钱处理了,然后背着书包回家。

GF被坑爹的美团压榨着,不仅奇怪的休假导致其不能陪我去报到,竟然还要加夜班,所以为了省家里的电,我就来蹭网了。

然后就写下了这篇日志作为开学纪念。

写在本科的阑尾上

昨天下午把论文交了,虽然还没有答辩,但是应该也没什么大事了。中午刚刚把GF送走了,她也要回学校忙毕设的事。我呢,算是可以缓一下了。

常听人说,保研的人过得是猪的生活,但是说实话我却一点没觉得。毕设虽然是实验室的项目,但却是全新的东西,现在想想也觉得自己当初太实在了。要是选择之前在实验室已经做好的东西,把已经发的几篇论文翻译成中文,再加上些平时的笔记啥的,实在不行再加点水,应该就差不多了。结果又是忙着看论文、写代码,还有好些不熟悉的技术,像搜索引擎、gevent那些东西,折腾了好些功夫。最后还很苦逼的码字写论文,画图画表扯废话,搞得一切都有点紧巴巴的,还好都顺利完成了。

GF来北京了,找工作了,租房子了。生活变化的节奏要远远超过想象,一开始还每天早早回到学校,眼巴巴的等着GF大人上班归来,可以一起吃个饭,然后骑着我那已经服役快两年的二轮车到绿园里转转,然后送到女生宿舍。第二天早早爬起来去食堂抢五毛钱的鸡蛋,然后把GF大人送到地铁口,自己再去实验室。如果遇到GF加夜班就会直接去美团的老窝,很嚣张的用街旁签个到然后让GF比别人早点回来。每天周而复始,有些单调却也不乏欢乐。现在不用让GF大人委屈的寄宿在别人宿舍了,现在没有食堂更没有五毛鸡蛋了,每天去实验室可以坐地铁,也可以坐路过鸟巢的公交,现在GF也不用那么辛苦的到地铁上班了。前两天一对生过一胎的仓鼠夫妇入住了我们的小窝,一切才刚刚开始,应该说,这个开始还算不错。

当然也不全部是完美无缺的,住的地方虽然已经很不错了,但有时还是有点吵,网速有时还是有点慢,离上班的地方还是有点远,周围的树还是有点矮。GF的工作呢虽然也很不错了,但有时还是有点辛苦。我呢,还是那样,脾气不好,又死要面子,一生起气来就不知道怎么放下脸面,然后就一直憋着。今天我又在送GF走的时候生气了,我有罪,我是个坏人。

生活最不缺乏的就是矛盾和纠结了。很想和GF在一起,却常常疑虑让她只身一人来跟着我这个穷学生北漂是对还是错。很想每天开开心心的在一起,却常常因为自己的古怪脾气闹别扭。常常想好好的搞搞实验室的项目,试着写写论文,但又忙这忙那荒废了好多时间,还想着能不能实个习,赚点小钱。

终于要摆脱本科的阑尾了,我要为我(们)的生活更加努力了!